迅闻网
让更多人看到你

文和(贾诩)个人资料简介(简历及图片)

文和(贾诩)人物概况


本页面提供了文和(贾诩)个人资料简介(简历及图片),文和(贾诩)是谁?文和(贾诩)个人简介资料完整设计了网页求职找工作编辑个人简历作品所需要的文和(贾诩)网站常用模板元素,迅闻网不保证文和(贾诩)人物数据真实,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调整。
文和(贾诩)
文和(贾诩)图片

文和(贾诩)个人资料简介


  贾诩(147-223年),字文和,武威 姑臧(今甘肃武威)人。三国时期魏国著名谋士。曾先后担任三国军阀李唷⒄判濉⒉懿俚哪笔俊9僦廖汗荆馕菏傧绾睢;瞥跛哪辏223年)卒,谥曰肃侯。

人物简介

  贾诩(jiǎ xǔ),被今人称之为“毒士” 奇谋百出,算无遗策。李喙嶙髀沂保诶嗾手腥文笔浚罄嗟热耸О芎螅纷晌判宓哪笔俊U判逶盟募撇吡酱未虬懿懿伲俣芍角八罢判骞榻挡懿佟2懿 在官渡战袁绍、潼关破西凉马超、韩遂,皆有贾诩之谋。曹操占荆州想乘机顺江东下为贾诩劝阻,说应该安抚百姓等待时机,曹操不从,结果在赤壁之战中大败而归。在曹操立继位人问题上贾诩暗助了曹丕。曹丕日后称帝封其官为太尉、魏寿乡侯。曹丕问应先灭蜀还是吴,贾诩建议应先治理好国家再动武,曹丕不听,果然征吴无功而返。

  死时七十七岁,谥曰肃候。注:《谥法考》曰:刚德克就曰肃;执心决断曰肃。(贾诩字“文和”,因其性格与作为,周泽雄评价其为“乱武”〕。

  贾诩精通兵法,著有《钞孙子兵法》一卷 ,并为《吴起兵法》校注 。

  著名三国评论家易中天在《百家讲坛》中评论到:贾诩能在乱世中审时度势,自己是活得时间最长的,还保全了家人。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贾诩可能是三国时期最聪明的人 。

人物生平

早年

  贾诩年少时并不出名,只有当时名士阎忠认为他与众不同,说他有张良、陈平那样的智慧。贾 诩早年被察孝廉为郎,因病辞官,向西返回家乡到达F地,路上遇见叛乱的氐人,和同行的数十人一起被氐人抓获。贾诩说:“我是段公的外孙,你们别伤害我,我家一定用重金来赎。”当时太尉段G,因为久为边将,威震西土,所以贾诩便假称是段G的外孙来吓唬氐人,叛氐果然不敢害他,还与他盟誓后送他回去,而其余的人却都遇害了。贾诩拥有如此随机应变处理事情的才能,像这样的事情很多。

效力凉州

  永汉元年(189年)九月,董卓废少帝刘辩,立献帝刘协。十一月,董卓自为相国,赞拜不名,入朝不趋, 剑履上殿。贾诩在此时以太尉掾为平津都尉,后升讨虏校尉。时董卓之婿中郎将牛辅屯兵于陕,贾诩便在牛辅军中辅军。不久,牛辅遣李唷⒐帷⒓众嫉瘸霰ゴ蚬囟认蛩锛幔诹憾笃破渚K锛崧是锢NФ 。

  初平三年(192年),董卓被杀,便遣使诣长安求赦。王允为人刚直,但却没有同意,李嗟热烁涌志澹恢急父髯越馍踊毓橄缋铩<众嫉笔币蛭嵌克康墓倮簦笞员#愠雒孀柚沽怂牵岳嗟热怂担骸疤懦ぐ渤侵姓谏桃樽糯蛩惆蚜怪萑苏毒∩本钗桓笙屡灼糁诙佬校桓鐾こぞ湍馨涯忝亲プ 2蝗绱觳慷酉蛭鳎赝臼樟彩勘俳コぐ玻ǘ浚┍ǔ穑绻芄恍以说爻晒Γ鸱罟遥ǖ拿睿┱鞣煜拢绻荒艹晒Γ偬幼咭膊怀佟!贝思莆谌瞬赡伞S谑抢嗟壬⒎巴踉视吹创朔街恕钡牧餮裕缥髁怪罱示缫辜娉蹋枷ぐ玻爸脸ぐ渤窍拢丫酆10余万之众。李嘤敕怼⒗蠲傻任Чコぐ渤牵虺欠兰峁坦ザ豢恕:笥沙悄谂驯涫勘祭嗑氤牵胧亟啦颊箍镎剑啦急埽雎拾儆嗥锍鎏印@嗟茸荼奥樱裘袼勒咄蛴嗳耍馈LV址稹⒋蠛桦椭苒肌⒊敲判N敬蘖摇⒃狡镄N就躐缺簧薄@嗟扔当聊瞎疵牛葡椎酆退就酵踉剩饫辔镂浣⒐嵛锪医⒎砦欣山@嘤稚彼鹃πN净歧⒆蠓腭此我怼⒂曳龇缤鹾旰退就酵踉始捌淦拮印R皇奔洌┏切确缪辏按舐摇?梢钥闯觯众嫉囊痪浠八淙皇俏约嚎悸牵欢锤嗣翊戳宋耷畹脑帜眩苟涸俅蜗萑肓嘶炻易刺

  后贾诩为左冯翊。李嗟纫约众贾τ馄湮睿众妓担骸罢馐潜C募颇保挠惺裁垂停俊奔峋霾皇堋@嗟扔秩眉众嘉惺槠蜕洌众妓担骸吧惺槠蜕涫前俟俚氖Τぃ翘煜碌陌裱壹众家幌蛎挥惺裁疵岩苑恕>退阄铱梢蕴跋硇槿伲怨矣钟惺裁春么Γ俊庇谑歉陌菁众嘉惺椋乒苎“稳瞬牛谌耸路矫娑嘤泄毕祝嗟热饲捉众嫉币埠芫迮滤2痪眉众贾溉ナ溃众即堑艄僦埃话菸饴淮蠓颉 兴平二年(195年),李唷⒐帷⒎砥鸨汲ぐ玻餐殉种醒氤ê螅嘶ハ嗖录桑ǘ崂啻未蚨菲鹄础<众济看味家源筇逶鹬匀怂湫闹胁缓停砻嫔匣构萌ァS谑侨殖ぐ渤牵魇仄浣纭M甏海嗍蛊锒嘉竞獯趟婪恚睢⒐涿苋找婕せ冀槐@嗲爰众嘉褰灾约骸:蠖税毡众急闵匣褂$贰

  当时将军段煨与贾诩同郡,屯驻华阴,贾诩去投靠段煨。贾诩向来知名,为段煨军所敬服,段煨心里怕贾诩夺其兵权,但在表面上对贾诩十分礼遇。贾诩看出后,心不自安。南阳张绣与贾诩暗中有来往,张绣便派人去迎接贾诩。贾诩临行时,有人问贾诩:“段煨待你这么好,你为何还要离去?”贾诩说:“段煨生性多疑,有猜忌我的意思,待遇虽然优厚,却不可依靠,待久了一定会被他所害,而我离开他一定很高兴,又指望我连结外援,一定善待我的家人。而张绣缺乏谋士,也很愿意得到我,这样我和我的家人都能够得到保全。”贾诩到达张绣处,张绣果然大喜,率子孙前来迎接。而段煨知道贾诩离去,也果然善待其家人。

献计张绣

  公元197年(建安二年),在贾诩的说服下,张绣屯兵宛城与荆州牧刘表联合。从此,二人便成为曹操的心腹之患。

  公元198年(建安三年)三月,曹操南征张绣,包围张绣据守的穰城。不久,曹操闻袁绍欲趁虚袭取许都,便立即从穰城撤退。张绣率兵尾随追击,刘表也派荆州军占据安众,切断曹军退路,企图与张绣夹击曹军,曹操出奇兵大败张、刘联军。曹军获胜后,速行北撤。张绣亲自率兵追击,贾诩劝阻说:“不可追,追必败。”张绣不听,强行追击,被曹操亲自断后击败。贾诩这时又对张绣说:“赶快再追,一定会获胜。”张绣说:“不听你的建议才落到这种地步,现在已经败了,为何要再追?”贾诩说:“形势已经起了变化,赶快去追准能获利。”张绣听从贾诩建议,收集散兵,再行追击,竟将曹操后卫部队击溃。得胜后,张绣问贾诩请教是怎么回事,贾诩解释说:“这个(道理)很容易明白罢了。将军虽然擅长用兵,但绝非曹公(曹操)敌手。(曹)军虽然刚撤,但曹公必然亲自殿后,我们的追兵虽精,但将领比不过他们,他们的士兵还很有士气,所以我知道将军你必败。曹操之所以还未尽力就已撤兵,一定是后方出了事,所以击破将军的追兵后,一定会全力撤退,留别人断后,他留的将领虽厉害,却比不上将军,所以我知道将军用败兵也能取胜。”张绣大为佩服。

劝张归曹

  公元199年(建安四年),袁绍遣人招降张绣,并与贾诩结好。张绣准备同意,贾诩却当着张绣的面回绝了袁绍的来使,准确地指出袁绍不能容人,而投降曹操有三点优势:曹操挟天子令诸侯,名正言顺;曹操兵力较弱,更愿意拉拢盟友;曹操志向远大,一定能够不计前嫌。张绣听从贾诩的建议,率众归顺曹操。曹操闻讯后大喜,亲自接见贾诩,执其手说:“使我的信誉扬于天下的人,是你啊!”曹操拜贾诩为执金吾,封都亭侯,迁冀州牧。由于当时冀州为袁绍所占,贾诩便留参司空军事,同时拜张绣为扬武将军,并让其子曹均娶张绣之女为妻。

辅佐曹操

  公元200年(建安五年),曹操与袁绍战于官渡。曹军军粮用尽,曹操问计于贾诩,贾诩说:“您在精明、勇敢、用人、决断四个方面都胜过袁绍,之所以相持半年不能过取胜,是想顾及周全啊,抓住机会,便能很快取胜。”曹操称善,后来抓住机会偷袭乌巢,一举战胜袁绍。河北平定后,曹操领冀州牧,改任贾诩为太中大夫。

  公元208年(建安十三年),曹操占领荆州,想乘机顺江东下。贾诩劝阻,说应该安抚百姓,等待时机,曹操不从,结果在赤壁之战中大败而归。

离间马韩

  公元211年(建安十六年),以韩遂、马超为首的十部联军,聚集10余万人马,据守潼关抗曹(参见渭南之战)。马超受挫后,提出划河为界的议和条件,被曹操拒绝。马超多次前来挑战,曹操坚守不出,使马超欲急战速胜不得。九月,再次提出划地为界的要求,并送子为人质。贾诩认为可以表面上假意应允,麻痹对方,实际积极准备,伺机歼敌。曹操又问贾诩如何破敌,贾诩说:“离间他们。”曹操采用他的计谋,写书离间马超和韩遂,使他们内乱。曹操视时机成熟,主动对关中军发起进攻,大胜而归。

支持曹丕

  公元217年(建安二十二年),当时曹操未立太子,曹丕为五官将,而临畈苤膊琶绞茇扇饲蠹朴诩众迹众妓担骸跋M扪返拢谟谘埃找棺巫尾痪耄晃ケ匙鞫拥牡酪澹饩凸涣恕!辈茇恿怂慕ㄒ椋桃饽チ纷约骸:罄矗懿偎较挛始众级粤⑺玫目捶ǎ众急湛诓淮穑懿傥仕尾淮穑众妓担骸拔以谙朐芎土醣戆 !辈懿俅笮Γ谑怯诟媚炅⒉茇印<众既衔约悍遣懿倬沙迹床吣鄙畛ぃ耘虏懿俨孪樱谑遣扇∽员2呗裕彰抛允兀挥氡鹑怂较陆煌优榧抟膊慌式崛ü螅笔碧煜绿嘎壑悄敝渴倍际滞瞥缢

位列三公

  公元220年(黄初元年),曹丕即位,为报贾诩之恩,封贾诩为太尉,进爵魏寿乡侯,增食邑三百,前后共八百户。又分食邑二百,封幼子贾访为列侯。以长子贾穆为驸马都尉。

  223年(黄初四年)三月,曹丕首征东吴,以失败而告终。当初,曹丕便问计于贾诩:“我想统一天下,吴、蜀应先征讨哪个?”贾诩建议应先治理好国家再动武,曹丕不听,果然无功而反。同年六月,贾诩去世,终年77岁,谥肃侯,长子贾穆继嗣。多年后,贾诩与王朗、曹真、辛毗配享魏文帝庙。

历史评价

  陈寿:“荀攸、贾诩,庶乎算无遗策,经达权变,其良、平之亚欤!”

  阎忠:“诩有良、平之奇。”

  曹操:“使我信重於天下者,子也。”

  裴松之:“臣松之以为列传之体,以事类相从。张子房青云之士,诚非陈平之伦。然汉之谋臣,良、平而已。若不共列,则余无所附,故前史合之,盖其宜也。魏氏如诩之俦,其比幸多,诩不编程、郭之篇,而与二荀并列;失其类矣。且攸、诩之为人,其犹夜光之与蒸烛乎!其照虽均,质则异焉。今荀、贾之评,共同一称,尤失区别之宜也。”“夫仁功难著,而乱源易成,是故有祸机一发而殃流百世者矣。当是时,元恶既枭,天地始开,致使厉阶重结,大梗殷流,邦国遘殄悴之哀,黎民婴周余之酷,岂不由贾诩片言乎?诩之罪也,一何大哉!自古兆乱,未有如此之甚。”

  令狐德保骸爸荑こ啾谥保众嘉诔仓撸文芤陨小R谎孕税睿菇印!

  《荀勖别传》:“晋司徒阙,武帝问其人于勖。答曰:u2018三公具瞻所归,不可用非其人。昔魏文帝用贾诩为三公,孙权笑之。u2019”

  《唐会要》:“魏晋以贾诩之筹策、贾逵之忠壮、张既之政能、程昱之智勇、顾雍之密重、王浑之器量、刘粗谩⑩滓碇韭裕税司诱摺!

  朱敬则:“神人无功,达人无迹。张子房元机孤映,清识独流。践若发机,应同急箭;优游澹泊,神交太虚,非诸人所及也。至若陈平、荀、贾诩、荀攸、程昱、郭嘉、田丰、沮授、崔浩、张宾等,可谓天下之菁英。帷幄之至妙,中权合变,因败为功,爰自秦汉,讫於周隋。”

  苏辙:“公不用其计,以兵入吴境,遂败于赤壁。夫诩之所以说曹公,则李左车之所以说淮阴侯,使乘破赵之势,传檄以下燕者也。方是时,孙氏之据江东已三世矣。国险而民附,贤才为用,诸葛孔明以为可与为援而不可图。而曹公以刘琮待之,欲一举而下之,难哉!使公诚用诩言,端坐荆州,使辩士持尺书结好于吴。吴知公无并吞之心,虽未即降,而其不以干戈相向者可必也。”

  王夫之:“迨于子桓之世,贾诩、辛毗、刘哗、孙资皆坐照千里之外,而持之也定。”

  韩慕庐:“文和周旋群雄,晚归太祖。惟其智放沈密,而机速过人,故能不受牢笼。”

  王鸣盛:“贾诩地望无可言,然观其处父子之间,勉曹丕以孝,答曹操慎忠,则尚优于诸人,离之此而合之彼,其例密矣。”

  何千里:“诩之识略,实盖一时。”

  何焯:“养威持胜之善谋。”

  王士G:“余素不喜李贽之学,其《藏书》、《续藏书》未尝寓目。近偶观之,其最害道者莫如《论狂狷》一篇。其言谓放勋狂而帝,文王狂而王,泰伯狂而伯,皆狂也。舜也、禹也、汤、武也、太公、周、召,皆狂也。汉高帝,狂之神;文帝,狂之圣也。此等谬论,正如醉梦中呓语,而当时诸名士极推尊之,何哉?若以李斯、桑弘羊、吕不韦、李园、贾诩、董昭为名臣,温峤为逆贼,所谓好恶拂人之性者也。以扬雄、胡广、谯周、冯道为吏隐外臣,亦大谬。”

文和乱武

  三国时代,一如先秦时期,谋士和武夫并非截然不同、各司其职的两种行当,职号谋士而又武夫气十足,或号为武将却足智多谋,至少在三国时并不少见。曹操手下著名谋士程昱,曾得到曹操这样的评价:“程昱的胆量,超过贲、育”,那是在袁绍欲南下与曹操争天下之时,程昱镇守的鄄城当着袁绍行进大军的要冲,守军却只有700人,在袁绍十万大军面前,真不啻为一碟嫩豆腐。曹操本想再增拨2000人,谁知程昱竭力阻止,理由是:袁绍见我只有700人,胜之不武,便不会来攻城,一旦增兵,反而有可能遭到灭顶之灾。程昱所料丝毫不差,遂使得三国“空城计”又多了一个版本,也许还是最早的一个版本。曹操手下另一个著名谋士刘晔,十岁出头就曾因母亲遗命,刺杀了父亲一个亲信随从,日后更曾亲自动手,杀死了一个人见人怕的地方小霸王(当然,他日后成为被曹植讥刺为“蝙蝠”的骑墙派,则是另一回事)。可见,在那样一个危难的时势下,谋略若没有胆量的加入,是断断无所作为的,“胆识”二字,最需紧密结合。

  贾诩,身怀奇谋,胆识过人,阅历繁复,志节深沉。他的品质 里也许有着种种别人难以企及之处,但就客观效果而论,东汉末年的天下大乱,他难辞其咎。当年陈寿撰《三国志》时,曾将贾诩与曹操手下最具威望的二荀(荀、荀攸)并列立传,引起了注家裴松之的不满。此事见仁见智,我觉得若撇开道德威望,先注重影响世事的深度,则贾诩与二荀并列,并无不当。

  他厕身在杀人如麻的强盗身后,貌似蔼然文士,一面犯下滔天奇罪,一面又能成功地躲避千夫所指,这份能耐,孰能及之?你看他以一介游士的身份,时而避难乡间,时而闪身在某个诸侯的厅堂,匹似流窜作案。说计道谋,甚至敢让曹操甘拜下风;逮至晚年,竟又在曹丕的朝廷里充任太尉,权势蒸蒸日上,一派德高望重的模样。这是一个怎样的奇人?

  他出生在武威,俗称“金武威,银张掖”,也算是大西北一个重镇。年轻时虽也曾被人评为“有良、平之奇”,但因僻处偏远,知道他的人并不多。在那个天高地远、充满犷悍之气的地方,少年贾诩濡染其中,斯文气中难免也会夹杂若干匪气。与豪爽武夫打交道,与土匪豪强相周旋,这份本领贾诩生而具备。靠一袭长衫,一把折扇就能行走江湖,在四百年后的中国也许可行,当时免不了就会步步涉险。贾诩有一次就在道上遇到叛乱的氐人,同行数十人同时被擒,一张百人坑已经挖就。要活埋吗?看来是的,这些叛氐,把人活埋也许比打牌还要轻松。贾诩面不改色,镇定从容地对氐人说:“先别急着埋我,我是段太尉的外甥,太尉肯定会出重金来赎我,保你们赚一笔。”――诸位,这里的奥妙在于,若叛乱的氐人当真等着段大人拿钱来换人,西洋镜准会被戳穿,因为太尉段G并没有这样一个外甥。贾诩拿准了他们没这份胆量,当时,段G可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最强蛮的家伙都不敢贸然招惹。结果,贾诩一面看着这拨氐人将其余众人悉数活埋,一面自己却与叛氐的首领推杯换盏,"我会在舅舅面前替你美言几句的,"说完这话,贾诩抹了抹嘴边的美味,在氐人们点头哈腰的欢送之中,骑马扬长而去。

  骗人骗到这个份上,我只能遥遥地想着:贾诩是深不可测的。让满脑子想着活埋人取乐的强盗俯首帖耳,单靠智慧肯定于事无补,靠胆量也过于笼统。我的解释是:贾诩身上同样洋溢着一股匪霸之气,正是它让强盗相形见绌,气为之夺。话说回来,注定要呼风唤雨,荼毒江湖的贾文和先生,怎么也不会在寻常沟壑里翻船。他的目标是长安,他相信在那里会有自己的机会。什么机会?如果你这么问,贾诩只会诡秘地抿嘴一笑,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远方。那里,秦始皇建造的巍峨长城上,正幽幽地转出烽火。

  在贾诩投靠曹操之前,他先后为之献策的,多属造孽江湖的恶棍型军阀。虽然贾诩常以汉室忠臣自诩,也确曾有功于皇上,但他显然更热衷于放纵自己天赋的谋士才华,而较少计较千秋功名。在各路军阀此起彼伏的混战中,在汉献帝由长安到洛阳的奔命过程中,在新旧都城的喋血杀伐中,我们都能看到贾诩的智慧,像一只不祥的猫头鹰,在累累尸骨上盘旋。

  当年董卓伏诛,司徒王允专权。 王司徒虽然才能有限,且有不知体恤,滥开杀戒之弊,但风雨飘摇的汉朝江山毕竟获得了短暂的喘息机会。董卓手下原有两个莽野的部将李嗪凸幔踉嗜舯咀攀锥窦瘸硬晃实奶龋幻妫蛘饬礁鍪稚衔沼斜ǖ募一锛锌赡芄榛绱耍揖殖醵ǎ蚨慷鸬墓囟钚垡蛞皇鄙ナЯ嗣匪颍恢瑚夂沃福部赡苋ㄇ野毡V泄吩诓饺胝庖徽率保淙换崧韵悠降诠诿瘢凳舸笮摇8浙刮薇鹊耐跛就剑咀啪霾还孟⒌奶龋岳唷⒐嵯麓锪俗飞绷睢U庥械惚迫嗽旆吹囊馕读恕H欢婀值氖牵唷⒐岜纠匆蚕肴厦耍蔷龆馍⒉慷樱约涸俜滞废虼笪鞅碧油觥L热绱耍蛲踉仕淙患幻髦牵幢暇姑挥兄窒露窆赫ㄔ菔被鼓芮ㄑ有┦比铡

  贾诩单人匹马,挡在道上,“二位,急个啥呀?”李唷⒐岫约众妓乩淳粗兀阆炊!巴踉收侥媚忝牵忝侨艚馍⒉慷樱飞纤姹阋桓鲂⊥こざ加心苣桶涯忝前笃鹄矗透跛就窖Α:崾歉鏊溃尾幌染奂樱纱喾瓷铣ぐ玻勘ǔ稹H缃男沂鲁桑蛐熳右粤钐煜拢纹渫纾煌蛞皇虏怀桑鞘痹偬酉蛭鞅惫释粒参醇猛硌健!闭庖环渎髅ブ腔鄣目迹唷⒐崽貌蛔〉氐阃贰

  当年陈胜、吴广被迫“揭竿而起”,所持的理由,正与贾诩此时的教唆相同。区别是,无论陈胜、吴广还是李唷⒐幔嵌际舻笔抡撸众荚蛲耆蔷滞馊耍谎灾庖环ㄒ椋淙豢梢跃壤唷⒐嵝悦谝皇保约众荚蛎挥兴亢梁么Α2蝗唬崩睢⒐顺晒笥饧众嘉吧惺槠蜕洹保簿筒换峒峋鐾拼橇恕!按司让疲喂χ校俊奔众蓟八档闷挠凶灾鳌

  于是,李唷⒐岬拿菔彼浔痪认拢撼拿锤尤毡∥魃剑⒀傺倭恕K匙偶众寄欠甲呦氯ィ钊纭吧币桓龉槐荆绷礁鲎桓觥敝嗲康谅呒盐蘅杀苊狻

  帝国都城长安的城头,刹那间便阴暗了下来。随着李唷⒐岬姆锤暌换鳎涸僖裁挥写础

  李唷⒐崴牧怪荼缀肺薇龋┡胺浅#说哪恕盎⒗侵Α薄3跗饺辏ü192年)六月,李唷⒐岽蚱瞥ぐ渤浅兀踉时宦荆啦汲鎏樱槌ぐ病L锰煤杭页痛寺淙肓礁鑫蘩稻髦帧>菟担砍跛乐保ǖ厍傩丈杏惺蚧В唷⒐岬姆疟俾樱鼋隽侥昙洌褚选跋嗍陈跃 保靡黄嗖摇A饺算戾黄鞫穸喽耍馐蓖蝗挥忠蛞桓龈救说募刀剩溉环常舜素松逼鹄础J朗滤旖徊蕉矗傩账旖徊皆庋辍<众妓湓粤饺擞兴嫒埃健靶悴偶吮欣硭挡磺濉保娑哉庖蛔畛跤勺约涸斐傻木置妫彼涞貌豢墒帐暗氖焙颍众际率瞪弦岩怀锬埂K蠢唷⒐嵩嚼丛较窳礁霾怀善鞯囊昂⒆樱恢谠鹤永锎蚣堋H欢馐悄慵业脑鹤用矗空饪墒钦桓鐾醭。

  贾诩,字文和,他的行为可是与"文和"没什么关系。一计可以危邦,片言可以乱国,正贾诩之谓也。

  似花还似非花,摧国不忘护国,正可见贾诩本色。在挑动李唷⒐岱垂コぐ病⒂旨浣拥贾吕睢⒐嗽诔ぐ渤峭庾韵嗖猩保╃苷鸬粗螅衷诨实勖媲鞍缪萜鸹せㄊ拐叩慕巧矗没实鄱运趾抻职窒佑旨伞N死K肆隙愿豆幔薹ㄎ尢斓睦嘣孕缀返牧怪荼笱圆徊训匦砼担骸耙坏┕テ乒幔实酃械拿琅扇我馐褂谩!苯峁庑┟Ш罕闾焯煸诨使飧呓校骸袄罱鹩Φ墓嗣琅谀模炜焖统隼矗 被始彝ǖ匚薰狻:合椎劭闪桶偷乜醋偶众迹M苣酶鲋饕猓辽俦鹑谜庑┘一镌僬饷丛诔峭饴医辛恕:酶黾众迹奔疵孛艿亟康潦琢烊空倮锤把纭2痪褪且恍┛斩葱砼德穑壳嗄苄砟愎⒚琅沂芑实壑赝械募众迹筒荒苄砟愀哂栈罅Φ母吖俸衤唬考竿懊谰坪韧辏怪荼蓖肀闫婕0愕爻防氤ぐ病@嘤纱巳战ナ扑ァ

  贾诩偷偷离开长安的时候,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他处处以汉室忠臣自居,此前有人劝他离开,他还曾掷地有声地说道:“我深受国恩,义不可背。”后来当皇帝被迫逃离长安时,贾诩也颇有护驾之功。关于贾诩,在洛阳颓败的“杨安殿”里,皇帝也许会想到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故事,尽管有些不伦不类。萧何之败,无关乎皇朝兴替,贾诩之谋,实已致汉朝江山于万劫不复之境。

  和吕布一样,当西北的战火逐渐向中原燎原的时候,贾诩的身影也随之在中原出没,贾诩的计谋也随之在中原吹奏出杀伐之气。贾诩的谋士品格,只在一点上得到确认,即他从来无意于成为拥兵自重、称霸一方的军阀,他的身份在幕后,他不断地从某个将军深厚的帷幕后闪身而出,表面上是献计,实际上却往往收到替将军作主的效果。

  诚如伏波将军马援所言,“方今之世,不但君择臣,臣亦择君”,作为中国历史的“后战国时代”,三国士大夫的择主标准,与天下辐裂的先秦知识分子本无不同,故荀、郭嘉、董昭等谋士纷纷弃袁投曹,关羽义不背主,诸葛兄弟在东吴、蜀汉各事其主,俱忠诚不二。若此乃通例,贾诩便提供了一个例外:他先后投靠的段煨、刘表和张绣,竟然都是自己内心颇为鄙视的。段煨对贾诩表面敬重,内心忌惮,因为贾诩“素知名”,在兵士中威望极高,段煨怕贾诩喧宾夺主。贾诩离开段煨的时机和理由亦很微妙,“我若呆在段将军身边,说不定会遭到陷害;而我一旦离开,由于段将军既希望我外结强敌,又怕我反戈一击,所以反而会厚待我的妻子家人。”结果丝毫不差。至于刘表,贾诩的评价也是既准确又刻薄:“若天下安宁太平,刘表可位列三公,然而方今乱世,他如此不见事变,多疑无决,便注定是碌碌无为之辈。”贾诩与张绣的关系最好,早在长安时,张绣就有意将贾诩拉拢至帐下,一俟贾诩秘密来投,立刻便对他言听计从。奇怪的是贾诩之所以投奔张绣,不仅因为张绣的张臂欢迎,更在于这样一个判断:“张绣,一个没脑袋的主儿。”以贾诩的才华,在分明看出张绣没有远大前途的前提下,仍毅然委身于张绣帐下,明珠投暗,龙游沟壑,这里面便颇可揣测贾诩的真实用意。他喜欢谋略,他需要一个可以使自己的才华尽情驰骋的疆场。如果谋略是一种美,联系到他当年不可思议地替李唷⒐岢龅拟戎饕猓蚣众颊帽晃颐抢斫獬烧庋桓鑫乐饕逭撸褐灰约旱募颇庇杏梦渲兀⒉辉诤踅奖渖?闯稣庖坏悖众纪犊空判宥皇遣懿佟⒃埽闶亲钗忱沓烧碌氖铝恕2懿偈窒履笔咳缭疲浔救擞旨颇卑俪觯众荚谀抢镒⒍殉屎琢⒓θ褐疲辉苊菜魄看螅馊酥敬蟛攀瑁钟凶乓桓銎婀侄种旅娜醯悖褐灰宰约河欣募颇保桓挪徊赡桑涣醣砜刹蝗ニ邓耍米龌实勖蔚脑酰浙棺杂茫鄙傩榛诚率康钠返拢众甲⒍环畹么尤荨<众加肼啦加谐穑笔鄙辛Φナ票〉牧醣傅比桓氩涣思众挤ㄑ郏慰隽醣富挂恢焙吐啦脊垂创畲睿叵导舨欢希砘孤摇

  所有人提到曹操平生所吃之败仗,都不会不提“宛城战张绣之时”,那也是曹操输得最为凄惨的一仗,长子曹昂及贴心猛将典韦相继阵亡,自己所乘的大宛良马"绝影",亦中箭而死,可说狼狈至极。毫无疑问,这一仗曹操其实是输给贾诩的。贾诩后来又赢了曹操一回合,那一仗虽无多少战略意义,却极端神奇,可以让曹操作为教科书,好好琢磨研习一番――曹军撤退了,张绣立功心切,急不可待地要领军追赶。贾诩在一边连连阻止,张绣不听。张绣的枕芯脑袋难免会想:与曹操交战,而竟能逼得他退军,此乃千载难逢之机,此时不乘胜追击,痛下杀手,更待何时。然而,不听谋士言,吃亏在眼前,没多久,张绣的追兵就被曹操殿后部队杀得大败亏输,狼狈逃回。“文和,我后悔没听你的话,”张绣诚恳地向贾诩道歉。“先不忙后悔,请将军重新整顿军马,再追一次曹操。”“什么?”张绣大惊失色,“我得胜之军追曹操败退之兵都没有胜算,你竟然让我再将失败之军追曹操得胜之旅?”贾诩有点不耐烦了,“将军莫迟疑,只管去追,如不胜,把贾某的头拿去。”张绣此时的心情肯定古怪至极,不过他还是去追了,即使心里一百个不相信。

  第二次追击,张绣大有斩获,把曹操杀得溃不成军。

  不仅曹操对自己的失败极为纳闷,张绣回营后见到贾诩,恐怕也得把他好好地重新打量一番,以确定他是人是鬼。就像华生医生总要让福尔摩斯解释一下破案原因一样,张绣此时最想做的,就是让贾诩说个明白。“这还不简单,”贾诩摆了摆手,“曹公与将军作战,并没有占丝毫下风,突然撤退,肯定是后方有事。将军不察,误将曹公的主动退军视为不敌,盲目进击,必无胜算。曹公用兵何等精明,必有精兵良将为之殿后,以防追军。待将军败走,曹公因急着赶路,不再设防,便会调整步伍,将后军挪为前军。此时将军纵用败兵追击,亦必能奏效。”三国之所以多智,端赖贾诩者流出没其中。

  当曹操和袁绍两大军事集团纷纷剿除诸侯之后,世界虽然没有变得安宁,局势却已明朗不少。在曹、袁两只巨螯的钳制下,暴露在外的张绣,势必沦为瓮中之鳖。投靠袁绍还是曹操,就成了张绣迫在眉睫之事。投靠袁绍的理由似乎是不言而喻的,一则袁强曹弱,一则张绣于曹操有杀子之仇。于是,当袁绍主动派使者前来招降时,张绣恨不得立刻跪下身来,唯袁绍之命是从。谁知贾诩从幕后倏然闪身,以疾言厉色之态,对袁绍使者痛加训斥:“替我谢谢袁本初的好意,再转达这样一句话:一个连自家兄弟袁术都不能相容的人,不可能成就大事。张将军敬谢不敏!”张绣大惊:“文和,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不然”,贾诩平静地说:“投降曹操吧。将军虽与曹操有过节,但依我看来,曹操有雄杰之气,肚量宽宏,肯定不会为难将军。再说,袁强曹弱,将军这点兵马袁本初未必看得上眼,对曹公却不失为雪中送炭。请将军再听我一回。”果然,曹操竟好像完全忘记了当年与张绣结下的深仇,亲自率众出城迎接,给予张绣极高的礼遇。私底下,曹操也紧握着贾诩的手,一脸诚恳地谢道:“使曹某信义著于天下,正是阁下呀!”――贾诩之所以甘冒奇险,正因为他看透了曹操的心。

  至此,东汉元恶之一的贾诩,人生航道进入了另一片相对平静的海域。虽然作为曹操谋士之一,他仍不时献计供策,尤其在曹操征伐马超、韩遂的过程中,贾诩功不可没。但总体上看,他淡出江湖的意味正日益明显。对曹氏父子,贾诩本来还有可能立下奇功:曹操、曹丕先后两次讨伐东吴,都以失败告终,赤壁之战更使曹操元气大伤。我们发现贾诩都曾预睹先机,加以谏阻。

  贾诩知道自己的过去并不光彩,所以一直韬光养晦,轻易不发一言。晚年的贾诩尤其乖觉无比, 他闭门不出,谢绝交游;为了杜绝他人猜疑,他处理儿女婚嫁之事,也力避攀附名门。虽然如此,在曹操立太子的过程中,在曹丕与曹植兄弟争权的过程中,站在曹丕一边的贾诩,仍以自己四两拨千斤的谋略,起到了重要作用。当时为五官中郎将的曹丕向贾诩请教太子争宠术时,贾诩的回答竟是那样地冠冕堂皇,霁月光风:“愿将军恢崇德度,躬素士之养,朝夕孜孜,不违子道,如此而已。”奇怪的是,就这么一番貌似不切实际的大话,竟使得曹丕从此幡然改悟,自我砥砺,终于赢得了曹操的好感。此前曹操也曾特意屏退众人,向贾诩请教立太子一事。贾诩面露难色,故意不答。“先生为什么知而不言?”曹操再问,“不,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两个人。”“谁?”“袁绍和刘表,”贾诩答道。曹操哈哈大笑。贾诩貌似漫不经心的回答,对曹魏政权的最终确立,也许竟起到了决定性的促进作用。众所周知,袁绍、刘表正因为没有妥善处理好继承权问题,死后遂使得兄弟阋墙。贾诩示曹操以前车之鉴,终于使曹操决下心来,立曹丕为太子。

  在魏文帝曹丕当政之时,功劳盖世的贾诩被委以太尉重任。然而贾诩老矣,他只仿佛一个大隐隐于朝的隐士,依旧过着恬淡的生活。世事阴阳,果报难料,这个邪恶的播种者,谋略的热衷者,最终是以一副德高望重的神情,安然去世,享年七十七岁。依照当时“人过五十不称夭”、“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标准,贾诩真可谓寿比南山。

贾诩世家

  考《贾氏武威郡宗谱》贾谊的九世孙贾秀玉,东汉时任武威太守,因家于武威(今甘肃),秀玉之子贾衍任兖州刺史,贾衍之子贾龚为轻骑将军,居武威,有两子:彩、诩。贾诩,三国魏太尉,封肃侯,生贾玑,附马都尉,关内侯。贾诩后裔,北齐时(文宣帝高洋)贾扰徒居广平(今河北鸡泽东南)人。

史书记载

  《三国志·贾诩传》

  贾诩字文和,武威姑臧人也。少时人莫知,唯汉阳阎忠异之,谓诩有良、平之奇。【九州春秋曰:中平元年,车骑将军皇甫嵩既破黄巾,威震天下。阎忠时罢信都令,说嵩曰:“夫难得而易失者时也,时至而不旋踵者机也,故圣人常顺时而动,智者必因机以发。今将军遭难得之运,蹈易解之机,而践运不抚,临机不发,将何以享大名乎?”嵩曰:“何谓也?”忠曰:“天道无亲,百姓与能,故有高人之功者,不受庸主之赏。今将军授钺於初春,收功於末冬,兵动若神,谋不再计,旬月之间,神兵电扫,攻坚易於折枯,摧敌甚於汤雪,七州席卷,屠三十六(万)方,夷黄巾之师,除邪害之患,或封户刻石,南向以报德,威震本朝,风驰海外。是以群雄回首,百姓企踵,虽汤武之举,未有高於将军者。身建高人之功,北面以事庸主,将何以图安?”嵩曰:“心不忘忠,何为不安?”忠曰:“不然。昔韩信不忍一餐之遇,而弃三分之利,拒蒯通之忠,忽鼎N之势,利剑已揣其喉,乃叹息而悔,所以见烹於儿女也。今主势弱於刘、项,将军权重於淮阴,指麾可以振风云,叱咤足以兴雷电;赫然奋发,因危抵颓,崇恩以绥前附,振武以临后服;徵冀方之士,动七州之众,羽檄先驰於前,大军震响於后,蹈迹漳河,饮马孟津,举天网以网罗京都,诛阉宦之罪,除群怨之积忿,解久危之倒悬。如此则攻守无坚城,不招必影从,虽儿童可使奋空拳以致力,女子可使其褰裳以用命,况厉智能之士,因迅风之势,则大功不足合,八方不足同也。功业已就,天下已顺,乃燎于上帝,告以天命,混齐六合,南面以制,移神器於己家,推亡汉以定祚,实神机之至决,风发之良时也。夫木朽不雕,世衰难佐,将军虽欲委忠难佐之朝,雕画朽败之木,犹逆坂而走丸,必不可也。方今权宦群居,同恶如市,主上不自由,诏命出左右。如有至聪不察,机事不先,必婴后悔,亦无及矣。”嵩不从,忠乃亡去。英雄记曰:凉州贼王国等起兵,共劫忠为主,统三十六部,号车骑将军。忠感慨发病而死。】察孝廉为郎,疾病去官,西还至F,道遇叛氐,同行数十人皆为所执。诩曰:“我段公外孙也,汝别埋我,我家必厚赎之。”时太尉段G,昔久为边将,威震西土,故诩假以惧氐。氐果不敢害,与盟而送之,其馀悉死。诩实非段甥,权以济事,咸此类也。

  董卓之入洛阳,诩以太尉掾为平津都尉,迁讨虏校尉。卓婿中郎将牛辅屯陕,诩在辅军。卓败,辅又死,众恐惧,校尉李唷⒐帷⒄偶玫扔馍湫泄橄缋铩Z荚唬骸拔懦ぐ仓幸橛≈锪怪萑耍罹诘バ校匆煌こつ苁印2蝗缏手诙鳎谑毡怨コぐ玻ǔ穑叶录茫罟乙哉魈煜拢舨患茫呶春笠病!敝谝晕弧嗄宋鞴コぐ病S镌谧看:筅嘉蠓腭矗嗟扔怨钪荚唬骸按司让疲喂χ校 惫檀遣皇堋S忠晕惺槠蜕洌荚唬骸吧惺槠蜕洌僦Τぃ煜滤济凰刂兀撬苑艘病W葳济劣谌倮喂危 蹦烁葳忌惺椋溲【伲嗨锛茫嗟惹锥!鞠椎奂驮唬汗帷⒎碛嗷ハ辔レ澹氛呤印Z奸缘览碓鹬氖苴佳浴N菏樵唬黑嫉溲【伲嘌【擅晕钇停壅咭源硕嘹肌!炕崮干トス伲莨饴淮蠓颉唷岬榷烦ぐ仓校鞠椎奂驮唬嗟扔脍家椋熳又闷溆小Z荚唬骸安豢伞P蔡熳樱且逡病!嗖惶U判逦节荚唬骸按酥胁豢删么Γ蝗ィ俊壁荚唬骸拔崾芄鳎宀豢杀场G渥孕校也荒芤病!薄喔辞脍嘉褰!鞠椎奂驮唬嗍闭偾肌⒑耍纫杂镧詹捎胫中硪怨烁九罟ス帷G肌⒑纯∶牛唬骸疤熳釉谥行埃±罱砦夜嗣琅窠园苍冢俊钡刍贾冠嘉郊啤Z寄嗣芎羟肌⒑笏б持硪苑饩糁乇Γ谑墙砸ァ嘤纱怂ト酢!嗟群停鎏熳樱v护大臣,诩有力焉。【献帝纪曰:天子既东,而李嗬醋罚跏Π芗āK就秸晕隆⑻M跷啊⑽牢局苤摇⑺玖ト偕劢晕嗨樱敝Z嘉嘣唬骸按私蕴熳哟蟪迹淠魏魏χ俊嗄酥埂!刻熳蛹瘸觯忌匣褂$贰J鞘苯戊型突酰镜渎猿旗性诨跏保农事,不虏略。天子东还,煨迎道贡遗周急。献帝纪曰:后以煨为大鸿胪光禄大夫,建安十四年,以寿终。】与诩同郡,遂去嘧煨。诩素知名,为煨军所望。煨内恐其见夺,而外奉诩礼甚备,诩愈不自安。

  张绣在南阳,诩阴结绣,绣遣人迎诩。诩将行,或谓诩曰:“煨待君厚矣,君安去之?”诩曰:“煨性多疑,有忌诩意,礼虽厚,不可恃,久将为所图。我去必喜,又望吾结大援於外,必厚吾妻子。绣无谋主,亦原得诩,则家与身必俱全矣。”诩遂往,绣执子孙礼,煨果善视其家。诩说绣与刘表连和。【傅子曰:诩南见刘表,表以客礼待之。诩曰:“表,平世三公才也;不见事变,多疑无决,无能为也。”】太祖比征之,一朝引军退,绣自追之。诩谓绣曰:“不可追也,追必败。”绣不从,进兵交战,大败而还。诩谓绣曰:“促更追之,更战必胜。”绣谢曰:“不用公言,以至於此。今已败,奈何复追?”诩曰:“兵势有变,亟往必利。”绣信之,遂收散卒赴追,大战,果以胜还。问诩曰:“绣以精兵追退军,而公曰必败;退以败卒击胜兵,而公曰必克。悉如公言,何其反而皆验也?”诩曰:“此易知耳。将军虽善用兵,非曹公敌也。军虽新退,曹公必自断后;追兵虽精,将既不敌,彼士亦锐,故知必败。曹公攻将军无失策,力未尽而退,必国内有故;已破将军,必轻军速进,纵留诸将断后,诸将虽勇,亦非将军敌,故虽用败兵而战必胜也。”绣乃服。是后,太祖拒袁绍於官渡,绍遣人招绣,并与诩书结援。绣欲许之,诩显於绣坐上谓绍使曰:“归谢袁本初,兄弟不能相容,而能容天下国士乎?”绣惊惧曰:“何至於此!”窃谓诩曰:“若此,当何归?”诩曰:“不如从曹公。”绣曰:“袁强曹弱,又与曹为雠,从之如何?”诩曰:“此乃所以宜从也。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其宜从一也。绍强盛,我以少众从之,必不以我为重。曹公众弱,其得我必喜,其宜从二也。夫有霸王之志者,固将释私怨,以明德於四海,其宜从三也。原将军无疑!”绣从之,率众归太祖。太祖见之,喜,执诩手曰:“使我信重於天下者,子也。”表诩为执金吾,封都亭侯,迁冀州牧。冀州未平,留参司空军事。袁绍围太祖於官渡,太祖粮方尽,问诩计焉出,诩曰:“公明胜绍,勇胜绍,用人胜绍,决机胜绍,有此四胜而半年不定者,但顾万全故也。必决其机,须臾可定也。”太祖曰:“善。”乃并兵出,围击绍三十馀里营,破之。绍军大溃,河北平。太祖领冀州牧,徙诩为太中大夫。建安十三年,太祖破荆州,欲顺江东下。诩谏曰:“明公昔破袁氏,今收汉南,威名远著,军势既大;若乘旧楚之饶,以飨吏士,抚安百姓,使安土乐业,则可不劳众而江东稽服矣。”太祖不从,军遂无利。【臣松之以为诩之此谋,未合当时之宜。于时韩、马之徒尚狼顾关右,魏武不得安坐郢都以威怀吴会,亦已明矣。彼荆州者,孙、刘之所必争也。荆人服刘主之雄姿,惮孙权之武略,为日既久,诚非曹氏诸将所能抗御。故曹仁守江陵,败不旋踵,何抚安之得行,稽服之可期?将此既新平江、汉,威慑扬、越,资刘表水战之具,藉荆楚楫棹之手,实震荡之良会,廓定之大机。不乘此取吴,将安俟哉?至於赤壁之败,盖有运数。实由疾疫大兴,以损凌厉之锋,凯风自南,用成焚如之势。天实为之,岂人事哉?然则魏武之东下,非失算也。诩之此规,为无当矣。魏武后克平张鲁,蜀中一日数十惊,刘备虽斩之而不能止,由不用刘晔之计,以失席卷之会,斤石既差,悔无所及,即亦此事之类也。世咸谓刘计为是,即愈见贾言之非也。】太祖后与韩遂、马超战於渭南,超等索割地以和,并求任子。诩以为可伪许之。又问诩计策,诩曰:“离之而已。”太祖曰:“解。”一承用诩谋。语在武纪。卒破遂、超,诩本谋也。

  是时,文帝为五官将,而临钪膊琶绞饔械秤耄卸嶙谥椤N牡凼谷宋授甲怨讨酰荚唬骸霸殖绲露龋厥恐担ψ巫危晃プ拥馈H绱硕选!蔽牡鄞又钭皂祈隆L嬗殖⑵脸笥椅授迹己偃徊欢浴L嬖唬骸坝肭溲远淮穑我玻俊壁荚唬骸笆羰视兴迹什患炊远!碧嬖唬骸昂嗡迹俊壁荚唬骸八荚境酢⒘蹙吧缸右病!碧娲笮Γ谑翘铀於āZ甲砸苑翘婢沙迹吣鄙畛ぃ寮乱桑孛抛允兀宋匏浇唬信奕唤岣呙牛煜轮壑羌普吖橹

  文帝即位,以诩为太尉,进爵魏寿乡侯,增邑三百,并前八百户。又分邑二百,封小子访为列侯。以长子穆为驸马都尉。帝问诩曰:“吾欲伐不从命以一天下,吴、蜀何先?”对曰:“攻取者先兵权,建本者尚德化。陛下应期受禅,抚临率土,若绥之以文德而俟其变,则平之不难矣。吴、蜀虽蕞尔小国,依阻山水,刘备有雄才,诸葛亮善治国,孙权识虚实,陆议见兵势,据险守要,泛舟江湖,皆难卒谋也。用兵之道,先胜后战,量敌论将,故举无遗策。臣窃料群臣,无备、权对,虽以天威临之,未见万全之势也。昔舜舞干戚而有苗服,臣以为当今宜先文后武。”文帝不纳。后兴江陵之役,士卒多死。诩年七十七,薨,谥曰肃侯。子穆嗣,历位郡守。穆薨,子模嗣。【世语曰:模,晋惠帝时为散骑常侍、护军将军,模子胤,胤弟龛,从弟疋,皆至大官,并显於晋也 。】

以上迅闻网整理的文和(贾诩)个人资料信息、 文和(贾诩)图片、文和(贾诩)简介、文和(贾诩)简历、文和(贾诩)作品均来源于网络整理和网友投稿,有更多关于文和(贾诩)个人资料简介(简历及图片)的网页内容欢迎联系迅闻网,任何不当信息也可以联系编辑删改。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迅闻网 » 文和(贾诩)个人资料简介(简历及图片)
分享到: 更多 (0)

发表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迅闻网_用户头像

    国著名谋士。曾先后担任三国军阀李文和(贾诩)个人资料简介(简历及图片)钏窘康谝弧@盘镂荆淌虏尉睾V扑靖晒佟P⒆诖疚跏迥辏1188),监文在官渡战袁绍、潼关破西凉马超、韩遂,皆有

    ,迅闻网 注册会员 2021-11-27 29144楼 1457个人点赞 回复
    •  。
  著_用户头像

      与作为,周泽雄评价其为“乱武”〕。  贾诩精通兵法,著有《钞@,迅闻网病辞官,向西返回家乡到达F地,路上遇见叛乱的氐人,和同行的数

      。   著 回复 ,迅闻网注册会员 2021-11-27 48574楼 1165个人点赞回复
  2. 用户1485748_用户头像

    文和(贾诩)个人简介处理事情的才文和(贾诩)年到香港定居,曾主持亚视马鼎盛讲军事等时政节目,亦曾先后在《

    用户1485748 注册会员 2021-11-27 72862楼 971个人点赞回复
  3. 游客082221_用户头像

    游客082221:会》,今年七月份和12月12日棒棒堂分别在香,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2009年,获光荣与梦想表演大赛最佳风尚奖。2010年3月,!

    游客082221 未注册会员 2021-11-27 97149楼 291个人点赞回复

迅闻网 让更多人看到你

登录/注册欢迎投稿

编辑文章不易 本站无任何广告收入 觉得有用就打赏一下站长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