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闻网
让更多人看到你

孙小红(文学形象)个人资料简介(简历及图片)

孙小红(文学形象)人物概况


本页面提供了孙小红(文学形象)个人资料简介(简历及图片),孙小红(文学形象)是谁?孙小红(文学形象)个人简介资料完整设计了网页求职找工作编辑个人简历作品所需要的孙小红(文学形象)网站常用模板元素,迅闻网不保证孙小红(文学形象)人物数据真实,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调整。
孙小红(文学形象)
孙小红(文学形象)图片

孙小红(文学形象)个人资料简介


孙小红是古龙小说《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人物,天机老人的孙女,李寻欢的妻子。

孙小红有明朗的笑容、勾魂的眼神,爽朗中不乏温柔细心,豪气里又有几分小儿女情态,因平时常跟着爷爷在江湖上走动,也因此而见多识广、阅历丰富,遇到李寻欢后,认为找到了自己的英雄,后多次相助李寻欢,最终与其携手,共度人生。

人物出处

  古龙小说《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人物。

  是个还未满二十岁的年轻姑娘。梳著两条辫子,一双大眼睛又黑又亮,眼波一转,仿佛可以勾去男人的魂魄。因平时常跟着孙白发在江湖上走动,也因此而见多识广、阅历丰富。

  一杆旱烟,一位老人,悠闲吞吐里,江湖恩仇皆化尘烟。

  两汪秋波,一个少女,呼声应和中,英雄往事亦成唏嘘。

  李寻欢是浪子,而阿飞是剑客,上官金虹是枭雄,而荆无命则只是个影子,郭嵩阳是一座雕塑,而林仙儿则是个象征,还有,林诗音是个女人,是个值得我们去爱却又会被爱毁灭的女人, 可一直以来,那个活泼大方、明朗可爱的女孩在我的心里飘浮不定,她又会是一个怎样的符号呢?她是一个局外人。明朗的笑容,勾魂的眼神,还有爽朗中不乏温柔细心,豪气里又有几分江湖小儿女情态,这诸多可爱之处,带给人的都只有感觉不尽的欢乐。

  她因为无数的传说而找到了心中真正的英雄,而爱付出的时候,却不曾得到随之而来的痛苦,在爱与现实的冲突中,她只选择了爱的一方,而把痛苦留给了现实自己。天机老人笑言她身上并无枷锁,却也是道破其中天机,这局外之人又怎会有局内之人所面对的难题呢? 只是这人生之局或由天定,但这情恨之局却发于人心,人若不入局,又何能觅得真爱?莫非这局外之人,也只是局中之人,只不过爱若只是爱,却无相思苦,无得失心,无怨恨意,无离别愁,人就早已跳出此情恨之局。那江湖恩仇,英雄往事岂不能都能付之于一书中?娓娓道来,也只化为些许唏嘘慨叹!传说在现实中演绎,而现实又在传说中再生,局外之人,在虚幻中挥舞着现实的手,同时又在现实中唱着虚幻的歌。这说书之道,局里局外,其中奥妙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道明,还需思量,还需思量!

观众评论

太阳般的金色,能够包容伤口,创造奇迹……情人知己

  世上有一种女子,她们无论活在什么时代,只要是她们心里想说的,她们就会说出来,她们是勇敢的,坚强的,世界也因为她们而变得美好。

  孙小红,便是这样的女子。

  初见小红,是在李寻欢和郭嵩阳比武后,两条又黑又粗的辫子,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让李寻欢也不敢看她,她一来就果断地指出二人比武中的漏洞,目光之锐,看人之准,连李寻欢这样的老江湖也经不住佩服;一句:我还没有你肩膀高,怎么会是高人呢? 让我看到了她的调皮顽劣,我叫孙小红,不是上官金虹的虹,而是红黄蓝白的红,这个风云第一刀的女主角正式登场了,李寻欢不知道,就是这个女孩,给他带来了新的希望和生命,她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完成了对他的救赎,不同于林诗音苍白无力的爱情,不同于林仙儿引人犯罪的暇想,她,就像一株极有生命力的向日葵,永远朝阳,使你忍不住去靠近她,看到她,就像看到希望,看到她,就感受到了无边的温暖,即使身边是无边的黑暗和寒冷,你的心也是热情和温情的,她,用她独特的个性,调皮,勇敢,乐观,坚定的信心,一点一点地走进了李寻欢的生命里,在不断地承受失去林诗音的痛苦之下的他,在以为一辈子都要束缚在这张由世俗和他自己编出来的网里的他,感受到了来自天堂的阳光,让他的后半生不再孤独,不再愁苦,笑容,久违的笑容,而不是咳嗽,回到了李寻欢的脸上,他笑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开心。

  她第一次见李寻欢,其实是要带他去见爷爷,可是最后她不仅灌醉了他,还让他心甘情愿跟着自己来到长亭外,这出戏我始终念念不忘,两人来到孙驼子的店里喝酒,还有说有笑的,不仅孙驼子看不懂,连李寻欢也搞不懂怎么会和这样的小姑娘交上朋友,他平生最头疼的有两件事,一是坐下来发现满座的人都是不喝酒的,二是遇到个多嘴的女人,而第二件事比第一件更让他头疼十倍,可是现在他不仅不头疼,反而有些愉快,一个女人若是又聪明,又漂亮,又会喝酒,那么即使是多嘴些,男人也可以忍受。小红的第一次出场就令李寻欢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是个浪子,什么女人没见过,连林仙儿这个天下男儿都甘愿拜倒在裙下的尤物,瞧都不瞧一眼,能令他心动的女子,绝非等闲之辈。

  还记得,李寻欢走在她身边,感受到她年轻的生命力,居然嫉妒起她来,而小红的那句:假如你是老头子,我就是老太婆了,泄露了少女的心事,也让我喜欢上这个直率,明朗的女孩。

  还记得,看到李寻欢离开,她的头低下了,嘴撅起了,不舍的表情展露无疑,而她爷爷则闪着世故的眼光,慢慢地说:像李寻欢这样的男人可是不容易得到的,你要得到他的人,就要先得到他的心,这可不简单,要慢慢想法子,可是你若逼得他太紧,就会把他吓跑的。孙女的心思,爷爷自然是一清二楚的,为她指了条明路。

  还记得,小红再见李寻欢时,正好他在掌掴林仙儿,她的一句:我平时最恨男人打女人,可是这一次,你却打得我开心极了。真是大快人心,说出了我的心事。此后她和林仙儿的绝斗,尽现她的成熟,聪明,和对女人的了解,她知道女人对什么都怀疑,所以利用林仙儿的害怕心理,成功地赢得了胜利,难怪李寻欢也说不管哪方面看,她都是个成熟的女人了。

  还记得,李寻欢的上官金虹决战前期,她一件件记下了寻欢要做的事,要说的话,她告诉寻欢,等我做完了这些,我就去死,因为你若死了,我活着一定比死更难受,这一腔深情震撼了这个江湖浪子,所以她爷爷说:我只能叫她不去杀人,但是不能叫她不去爱人。

  孙小红是最了解李寻欢的女人,也是最适合他的人,她和林诗音最大的不同,就是林认为女人顺从,忍让就是美德,而小红却要反抗,像她自己说的:我不管生在什么年代,就算是几百年前,只要是我心里想说的话,我就一定会说出来,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感情有什么羞于见人的,在李寻欢明显心动,却退缩时,她明确得对他说:你怕自己对我好,因为你知道别人只要一了解你,就会忍不住爱上你,你宁可被人恨,也不愿被人爱,她在爷爷面前明明白白表露自己爱上了这个男人,为了他,去求爷爷出手杀上官金虹,女大不中留,女儿的心总是向外的,让我忍俊不禁,当她知道害死了爷爷时,虽然后悔,悲伤,但是没有倒下, 她骄傲的对林仙儿说:“我虽然做错了,但那已经过去了,我纵然要流泪,也不妨等到明天,因为今天我还有别的事要做!”只有懦夫和呆子才会永远为“昨天”的事流泪,真正有勇气承认错误的人。

  当林诗音第一次看到孙小红时,就知道她是真正配做李寻欢妻子的人,她坚强,勇敢,无论李寻欢做什么,孙小红都相信他,都不会对他失去信心,也许李寻欢对自己有信心,就是因为知道她对自己有信心,小红对他的帮助有多大,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原著里两人有两次拥抱,第一次是在决战前,小红怕寻欢上上官金虹的当,不让他进门,而寻欢的那句:就算我现在的腿砍断了,我爬也要爬进去,这句简单的话让我动容,这样一个男人,看似平和,骨子里却是一身的骄傲,小红没有看错人,也没有爱错人,想起她爷爷说的:如果他是肯走的人,你还会这么对他吗?孙小红盯着他,热泪又忍不住要夺眶而出。她忽然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李寻欢,热泪沾湿了他憔悴的脸。她磨擦着他的脸,仿佛要以自己的眼泪来洗去他脸上的憔悴――世上若只有一样事能洗去人们的憔悴,那就是情人的泪。李寻欢僵硬的四肢渐渐柔软,终于也忍不住伸出手,抱住了她。他们抱得很紧。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拥抱――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离别在即,这是悲伤的泪水,悲伤的拥抱,第二次是小红和阿飞等在铁门外,他们以为胜的是上官金虹,可是出来的居然是寻欢,孙小红突然扑过去,扑在他怀里,不停地啜泣起来。她实在忍不住要喜极而泣。这是高兴的泪水,开心的拥抱。

  小红最让我感动的是在决战前夕,她看着面前将要去决斗的情人,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现在他就要走了,她当然也知道他这一走,以后也许就永远没有见面的时候,这一走也许不是生离,而是死别。她怎么能就这样看着他走?他生怕她会赶过来,要跟他一起走,要陪着他一起死。她若这样做,他只有狠下心,将她打晕,或者点住她的穴道,然后再告诉她,要她好好地活下去。那种场面一定很悲伤,很感人。但李寻欢却不希望她这样做,现在,他心里的负担已够重,她若这么样做了,他的情感说不定就会崩溃。他的性格虽坚强,情感却很脆弱。孙小红并没有这么样做,她甚至没有过来和李寻欢话别。她并没有晕过去,也没有走。她也正在瞧着李寻欢。她神情虽悲伤,但目光却那么温柔,那么坚定,她虽没有说话,但她的眼睛却在告诉李寻欢:“既然这是你非做不可的事,你就只管放心去做吧,我绝不会拉住你,也不会打扰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知道你一定会做得很好,做得很对。”虽然只瞧了一眼,李寻欢的心情就已不再那么沉重了。因为他已明白她是个坚强的女人,绝不会要他操心,用不着他说,她也会好好地活下去。她对他只有安慰,只有鼓励。他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感激,因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她这么做对他的帮助有多么大。他忽然觉得自己能遇着这样的一个女人实在是运气。

  最后连寻欢也感受到了自己对小红的强烈情感,也没有放开孙小红的手。以前他每次听别人说起林诗音,心里总会觉得有种无法形容的歉疚和痛苦,那也正像是一把锁,将他整个人都锁住。他总认为自己必将永远负担着这痛苦。但现在,他的痛苦却似已不如昔日强烈,是什么力量将他的锁解开的呢?他和林诗音的情感是慢慢累积的,所以才会那么深。孙小红和他的情感虽较短暂,但却经过了患难、折磨,经过了出生入死的危险。这种情感是不是更强烈?

  阿飞最后远走,也正是看到李寻欢的手和小红的紧紧地握在一起,他知道这双手举杯的时候太多,握刀的时候太多,酒太冷,刀也太冷,现在该让享受温柔的滋味,世上还有什么比情人的手更温柔的呢?阿飞知道孙小红一定会比任何人都珍惜这双手的,这双手上纵然还 有剑痕,也一定会渐渐平复。

  古龙给寻欢的结局很温馨,这个浪子终于有了家,有了归宿,有了懂他,信他,爱他的女人,所以纵然他认为一个男人若是请喝喜酒,就表示他要用一辈子来慢慢还这笔债,可惜他还是偏偏不愿让朋友失望,让我们失望。

  喜欢小红,古龙笔下我最喜欢的女子,祝福她,也祝福寻欢。

惹人怜爱

  提到孙小红的名字,我仿佛看见红色枫林里,一个大眼睛的长辫子女孩儿眼波流转,微笑蔓延。

  她的出场是全书的一抹亮色。她的第一次出场是随着说书的爷爷在酒馆里。苹果般的脸,长长发辫,大大眼睛,满满的笑意。

  第二次见她是在夕阳下枫林。彼时,她恰好见证了李寻欢和两大高手间惊心动魄的对决。

  她爱笑,那双动人的大眼睛里总是带着笑意。

  她有让李寻欢抬起头,接触到她的温柔的眼光时心居然跳动的魅力。连李寻欢这样的人都已觉得有些受不了,他从未想到这小姑娘竟如此可怕。她的出现,就像明媚的襄儿出现在金陵渡口,一扫前面的阴郁。

  忍不住截了段她和李寻欢的对话,实在爱煞这个小姑娘。

  “李寻欢叹了口气:姑娘目光如炬,想必也是位高人,我倒失敬了。

  辫子姑娘突又嫣然一笑,抿着嘴道:你少捧我,我还没你肩膀高,怎么能算是高人?

  李寻欢道:姑娘――

  辫子姑娘嘟着嘴,道:我既不姓姑,也不叫做娘,你为什么总叫我姑娘?

  李寻欢也笑了,他忽然觉得这女孩很有趣。

  辫子姑娘板着脸道:我姓孙,叫孙小红,可不是上官金虹那个虹,而是红黄蓝白那个红。

  他又举起了酒杯,道:孙姑娘,我问你,孙老爷子究竟是谁?

  孙小红笑道:孙老爷就是我父亲的父亲,我自己的爷爷。

   李寻欢大笑道:不错不错,这回答简直正确极了。

  他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喝完了这杯酒,他目光已朦胧,喃喃道:我还有句话要问你。

  孙小红的眼睛却亮着很,微笑着道:趁你还未醉的时候,赶快问吧!

  李寻欢道:我问你,你为何一心想要灌醉我?为什么――

  孙小红替他将满杯倒满,才含笑道:因为我本就是要跟你拼酒的,自然要将你灌倒,每个喝酒的人都希望别人比自己先醉倒,你说对不对?

  李寻欢道:对,对,对,对极了――

  喝完了这杯酒,他终于仗倒在桌上。”

  特别喜欢孙小红和李寻欢拼酒这段。妩媚又可爱。有襄儿金钗换酒的豪气,有湘云醉卧芍药荫的憨然妩媚,叫人看了欢喜。流露出自然的明媚和天真宛然。

  有着太多阴郁的李寻欢,唯有在她面前会露出笑容。

  原著中写了和孙小红在一起时李寻欢的各种笑――微笑,笑道,笑了笑,忽然笑了,大笑。借用原著中语:孙驼子看着他,眼睛都发了直,好像从来未见过这个人似的,因为他从未看到这人如此大笑过。

  孙小红人生的底色是明亮的,积极的。

  她永远不会疲倦,因为无论对什么事,她都有很大的兴趣。她对生命正充满了热爱。她还年轻。李寻欢走在她身旁,和她正是个极强烈的对比。他很羡慕她,甚至有点淡淡的妒忌,等他发现自己这种妒忌的时候,他才忽然吃了一惊。

  她会笑着说:“呀,你真是个天才儿童,我真佩服你。”让李寻欢也忍不住欢笑,也不知为什么,和这女孩子在一起,他笑的时候就好像多了些,咳嗽的时候却少了些。李寻欢在瞧着她的时候,心里会忽然觉得很温暖,就好像喝了杯醇酒。这是他已很久没有感觉到的滋昧。

  正是孙小红的纯真温暖,她的明朗快乐,给他原来阴暗灰色的生活涂上了一抹明媚的红。

  孙小红不但很欣赏李寻欢,也很了解李寻欢。她从心底替他着想。

  她会漫声替李寻欢道出他嗜酒的原因:“情是何物?偏叫世人都为情苦,而且还无处投诉――一醉解千愁,这话倒真不错,喝醉了的人确实比清醒的占便宜。”她也知道他的缺点――一向不愿自夸自赞,总是替别人吹嘘。一个人既然活着,就不能太委屈自己。

  在朋友情义问题上,她深深理解李寻欢的做法。因而悠悠笑道:“若有人能交到你这种朋友,岂非也一样无法不关心你。”然而笑得仿佛很凄凉,幽幽道:这正如你为了林诗音而谢郭嵩阳一样――你难道永远也不会为自己说个谢字?因为理解,是以叹息,“我爷爷常说,一个人若是总不为自己着想,活着也未免太可怜了。”

  也只有她才能安慰他,鼓励他,无论他做什么,她对他的信心都不会改变。她不但对李寻欢有信心,对自己也有信心。

  孙小红的爱也一如她的名字。一抹热烈的红――爱得豁达,明亮,九曲柔肠。

  她从李寻欢的躲闪中知道,他很怕被人了解,所以时时刻刻都在防备着。她也知道他怕的原因:无论谁若是真正的了解了他,一定就会忍不住要爱上他,他宁可被人恨,也不愿被人爱。

  很欣赏她对李寻欢说得一段话――“以后的小姑娘也未必敢说,可是我……我无论生在哪个年代,就算是生在几百年以前,只要是我心里想说的话,我还是一样会说出来。”

  无论在什么时代,都会有几个像她这样的人。这种人敢说,敢做,敢爱,也敢恨。带着一股松脆刮辣。

  当她听到李寻欢不顾性命还是要去救林诗音时,她的眼泪却已流了下来。女人若真的爱上了一个男人,就希望自己是他心目中唯一的女人,绝不容第三者再来加入。但无论如何,李寻欢心里毕竟已有了她。

  但倔强如她,她只慢慢的点了点头,忽然笑了,笑得虽辛酸,却总是笑。她带着泪笑道:“我忽然发现我自己实在是个呆子,他认得她在我之前,我还没有看到他的时候,他们之间已经有许多许多事发生了,我是后来才加入的,所以,应该生气的是她,不应该是我。”这种肚量的女孩子不可多得。

  那么李寻欢面对这种感呢?书中一段原文揭示了他对于孙小红的感情――

  “李寻欢本来是急着想去瞧阿飞的,但现在,他也没有催促。

  这些年来,他的心情一直很沉重,就像是已被一道元形的枷锁压住,压得他几乎连气都透不过来。

  只有在和孙小红聊天的时候,他才会觉得轻松些。

  他忽然发觉孙小红实在很了解他,甚至比他想像中还要了解得深。

  能和了解自己的人聊聊天,本是人生中最愉快的事。”

  孙小红不但漂亮,而且聪明。

  喜欢看她与林仙儿斗智。她能让这个自诩聪明,高傲,无论做什么事,姿态一向很优美、很动人的武林第一美女笨拙地擦汗。因为她懂得:若想击倒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自己心里先觉得恐惧,那么用不着你出手,他自己就先已将自己击倒。

  “李寻欢瞧着孙小红,心里忍不住在微笑。”他微笑,因为他开始敬佩她的才智。他开始欣赏她。

  当李寻欢将要决战时,孙小红甚至没有发出声音。她并没有晕过去,也没有走。这是为了什么?她当然也知道他这一走,以后也许就永远没有见面的时候,这一走也许不是生离,而是死别。

  但她更知道不能分散他的注意力。因此她不会就这样跟着他走,她不会会赶过来,要跟他一齐走,要陪着他一齐死。她清楚,他的性格虽坚强,情感却很脆弱。所以孙小红并没有这么样做,她甚至没有过来和李寻欢话别。

  她神情虽悲伤,但目光却那么温柔,那么坚定,她的嘴虽没有说话,但她的眼睛却在告诉李寻欢:“既然这是你非微不可的事,你就只管放心去做吧,我绝不会拉住你,也不会打扰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知道你一定会做得很好,做得很对。”

  虽然只瞧了一眼,李寻欢的心情就已不再那么沉重了。因为他已明白她是个坚强的女人,绝不会要他操心,用不着他说,她也会好好的活下去。她对他只有安慰,只有鼓励。

  这样的女子只会让李寻欢心里说不出的感激,因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她这么做对他的帮助有多么大。

  一个女人要帮助她的男人,并不是要去陪他死,为他拼命。而是要鼓励他,安慰他,让他能安心去做他的事,让他能觉得自己是重要的,并没有被人忽视。她不必再做什么,也无需再做什么。

  这已足够。无论哪个男人遇到她这样的女人,都应该十分感激。

  李寻欢能遇着孙小红这样的一个女人实是他的运气。

  孙小红热爱生命,也珍惜生命。她坚强,她勇敢。

  当她误失,间接使自己的爷爷丧命后,林仙儿想要打击她,让她忏悔,让她痛苦,她想要孙小红自己看不起自己。但她失败了。孙小红远比她想象中坚强,远比她想象中有勇气。她那样明亮的坚强站在那里,让林仙儿怔住。

  喜欢这个女子,始终记得她说的那句话。

  只有懦夫和呆子才会永远为“昨天”的事而流泪。真正有勇气承认自己错误的人,也就会同样有勇气面对现实,绝不会将自己埋葬在眼泪里。眼泪并不能洗清耻辱,更不能弥补错误,你若是真的忏悔。就得拿出勇气来,从今天从头做起。

  无论是什么事,林诗音总是忍受、忍受……她认为女人最大的美德就是“忍受”!孙小红却不同,她要反抗!只要她认为是错的,她就反抗!

  因为孙小红始终热爱生活,她始终知道自己活着的目的和意义。

  她坚定、明朗、有勇气、有信心、她敢爱、也敢恨,你在她身上,永远看不到黑暗的一面!

  她聪明,她有灵气,能够懂得李寻欢的得意和苦闷。

  这是小红真正可贵的地方。

  只有孙小红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他。

  也只有她能抹平他眉间的愁绪。不会让他一人把栏杆拍遍,感叹无人会凭栏意。

  喜欢小红,因为有他,探花郎的生命又重放异彩。

  传说给一些人许多不现实的梦想找到了一个可以安定的地方,在说书人抑扬顿挫的声调里,现实慢慢地离我们远去,而幻想是可以把自己和故事中的人物渐渐地融合在一起,深藏心底的抑郁被发泄出来的时候,故事变成了现实,而人物变成了自己,一直演绎着悲欢苦笑、恩怨情仇,在那个虚幻的传奇世界中,爱、恨从心底产生,纠缠于发自人性的情网。亲情、友情、爱情,还有一份对世界万物的情,所有的一切都被投入到一个虚幻但又现实的大熔炉里,在那止不住的翻腾中,所有的听客以及故事中的人物都在尽情演绎着各自的角色,一直到故事的结尾。

  我们知道在人生的棋局中是说不清有谁是傲然独立于棋局外,因为时间以及命运早已把这两个下棋人的身份纳入自己的手心,但在这份恩怨情仇的棋局里,始终有两个人在旁观望,一个人叫天机老人,另一个人叫孙小红,他们都是说书人。

  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从一个没有风险没有波涛的世界走入到这纷扰险恶的江湖中来,只是出现了,在一个茶馆里,正在发生的故事被当成了一个本应该只是遥远的传说被说开来, “ 梅花盗无恶不作,探花郎仗义疏财。 ” 这时,在人生的棋局中,他们并未能逃脱被摆布的命运,他们是被当作一个穿针引线的棋子,因为只有这样,故事才能朝前发展。但在恩怨情仇的棋局里,我看不见他们的影子,只听见两个一唱一和的声音悠扬地飘荡在棋局的上空。

  阿飞也听见了,于是他拔剑了,在那个危机重重的少林寺中,只是为了那个仅有数面之缘的李寻欢。这时,友情之歌响起来了,在少林寺空旷的大地上,所有人都被震撼了。阿飞刺出了那一剑,就刺出了一个传说,是一个永留武林史册的传说,更是一个说书人可以津津乐道的传说。

  此刻的友情虽是赞歌,但后来的矛盾却在赞歌中平添几分悲怆之色,在阿飞直冲李寻欢的怒吼中,除了林仙儿的一丝窃笑,仍看得见两滴血静静地滴下。

  这友情之章虽悲中更见喜,但在爱情之章中却只见悲色,而无喜颜。

  多情剑客无情剑,阿飞的剑虽无情,人却多情,他对林仙儿的那一剑终于未能刺出。剑已出鞘,但所遇却是情网,这爱恨纠葛,怎能逃出柔情之网?

  而李寻欢十年相思苦,“ 不思量,自难忘 ”,这雕刻之刀,刻的虽只是木块,但刀刀刻下,可看得见的却不是木屑纷飞,只有那一滴一滴,从内心深处滴下的鲜血。

  这两人,在传说中都是人中之龙,却又都在尘世里受尽煎熬。只因局内每个人心中虽都有蒸笼,但更有枷锁。他们心中的蒸笼是友情,这友情是能蒸出他们内心的激情还有勇气,但却蒸不去他们背上的枷锁,爱是枷锁,背负一生。

  李寻欢常有微笑,阿飞却鲜露笑容,在表情上他们不同,但他们内心都有不灭的悲苦,寂寞是他们无法驱散的影子。在情之棋局中的他们是没有办法看清外面的世界,再怎么逃,也逃不出这棋局之外。直至有一天,他们都想通了!

  但在孙小红的脸上却怎么样都看不到丝毫的悲苦。明朗的笑容,勾魂的眼神,还有爽朗中不乏温柔细心,豪气里又有几分小儿女情态,这诸多可爱之处,带给人的都只有感受不尽的欢乐。

  她因为无数的传说而找到了心中真正的英雄,而爱付出的时候,却不曾得到随之而来的痛苦,在爱与现实的冲突中,她只选择了爱的一方,而把痛苦留给了现实自己。天机老人笑言她身上并无枷锁,却也是道破其中天机,这局外之人又怎会有局内之人所面对的难题呢?

  只是这人生之局或由天定,但这情恨之局却发于人心,人若不入局,又何能觅得真爱?莫非这局外之人,也只是局中之人,只不过爱若只是爱,却无相思苦,无得失心,无怨恨意,无离别愁,人就早已跳出此情恨之局。那江湖恩仇,英雄往事岂不能都能付之于一书中?娓娓道来,也只化为些许唏嘘慨叹!

  孙小红一心只爱李寻欢,却只因见到林诗音内心之苦,就生退出成全之念,其爱不沾染半分私心,莫不是局外之人不惹半分爱情之痛处?

  无心之过,痛失亲人,却又能够不沉迷于悲痛之中,林仙儿恶意之告却不能伤孙小红半分心,虽说是错,但又怎能沉迷于往事之痛而不能自拔,在将来的岁月里好好生活才是正道,莫不是局外之人不惹半分亲情之悲处?

  只是相思苦、得失心、怨恨意、离别愁,这种种情感都源于人性,发自内心,凡俗之人、肉身之躯又怎会毫无丝毫杂念,离却人性而独生?莫不是这局外之人不惹半分人性之灰处?更或者人性中亮处若是光芒万丈,又怎会不照亮人性之全部?

  传说在现实中演绎,而现实又在传说中再生,局外之人,在虚幻中挥舞着现实的手,同时又在现实中唱着虚幻的歌。这说书之道,局里局外,其中奥妙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道明……

伊人如画

  回首亭中人,平林淡如画。

  该是初秋的天气,林子已经有了淡淡的橙红。一个淡桔色的身影静静地站在林边,夕阳的光自六角的亭台那一边笼罩过来,将她的侧面染成金黄的剪影。

  这样的一幅画面摊开在你面前时,你的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只觉得温暖。

  不是每个人都能始终面对着阳光生活而将阴霾留在身后。在一个充满仇恨、背叛、别离和无奈的悲剧里,就是这个淡桔色的身影,甩着大辫子,带着她清脆的声音和明朗的笑容,阳光一般地降临了,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

  想起这样一个故事,一只猴子划破了胳膊,它很难过,于是去找药草来医治。经过森林时碰到了百灵,百灵问它怎么了,它便把伤口弄开给百灵看,百灵唏嘘不已。走不多久又碰到小鹿,同样问它的伤势。然后又碰到松鼠,小狐狸等等等等,小猴子便一一向它们展示自己的伤口。终于还没来得及走出森林,猴子便因伤口溃烂而死了。

  这样的死去未免太没有意义,谁不曾遇到挫折和困境?谁不曾面对失去和伤害?然而终究都会过去,因为还有明天。真正勇敢的人并不是不会疼,而是因为这样的疼痛学会了如何珍惜,不会在为昨天的痛悔中又失去今天。今天,还有别的事要做。

  一个人,无论如何地困苦和窘迫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梦想,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自己想做的该做的是什么。先生用自己的笔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奇女子,她始终热爱生活,她始终知道自己活着的目的和意义。

  一个女人要帮助她的男人,并不是要去陪他死,为他拼命。而是要鼓励他,安慰他,让他能安心去做他的事,让他能觉得自己是重要的,并没有被人忽视。

  她爱他,或者就是因为她明白他最需要的是什么。

  爱是什么?有人说爱是宽容,有人说爱是付出,有人说爱是舍弃,还有人说爱是占有。我想,爱也许只是了解和信任。

  “无论你做什么,我都知道你一定会做得很好,做得很对。”

  她懂爱,也懂得如何被爱,然后她得到幸福。

  勇敢如她,聪明如她,近乎于完美了。于是有人批评她自以为是,故作姿态,提出结论云完美的东西并不一定就是好的东西,正如好东西并不一定完美一样。

  我想说的是,完美的好东西也许并不是不存在,而是存在了你不见得能遇到。更重要的是,就算已经遇到了,你懂得应该怎么样去珍惜么?

  可见佛由心生,心中有佛,所见万物皆是佛。

经典台词

我既不姓u2018姑u2019,也不叫做u2018娘u2019,你为什么总是叫我姑娘。

最主要的,当然还是因为我知道可以在这里遇见你。

我知道,他不要我也有法子要他要。

我找到他,算我运气,他找到我,也算是他的运气,像我这样的人,这天下也许还没有几个。

就算我说了,我也只跟他说,他……他又不是别人。

一个女人要帮助她的男人,并不是要去陪他死,为他拼命。而是要鼓励他,安慰他,让他能安心去做他的事,让他能觉得自己是重要的,并没有被人忽视。精彩片段

李寻欢慢慢地喝完了杯中酒,慢慢地走到她面前,缓缓道:“看来我只有答应你了,是么?”

  林仙儿笑得更媚,轻轻道:“我保证你绝不会后悔的……”

  她声音突然停顿。

  李寻欢的手已掴在她脸上,正正反反掴了她十几个耳光。

  林仙儿非但没有躲避,反而“嘤咛”一声,扑入他怀里,喘息着道:“你要打,就打吧,只要你答应我,我情愿日日夜夜被你打。”

  突听一人拍手笑道:“打得好!她既然这么说,你为何不再打?”

  摊子上挑着盏灯笼,灯笼已被油烟熏黑。

  灯笼下俏生生地站着一个人,大大的眼睛,长长的辫子――

  李寻欢失声道:“孙姑娘!”

  孙小红嫣然道:“我本来最恨男人打女人,但这次,你却打得让我开心极了。”

  林仙儿道:“我也开心极了,我喜欢被他打。”

  她又勾住了李寻欢的臂,媚笑道:“你若在吃醋,不妨也过来喝杯酒,醋可以解酒,酒也可以解醋。”

  孙小红居然真的走了过来,用李寻欢的酒杯倒了杯酒,一口就干了,吐了吐舌头,皱眉笑道:“劣酒喝多了虽然也就和好酒差不多,但这第一口可真难喝。”

  林仙儿笑道:“等孙姑娘下次到我们家来的时候,我们一定用最好的酒来招待你!”

  她仰着面,笑问李寻欢,道:“你说好不好?”

  李寻欢还没有说话,孙小红已抢着道:“你笑得真好看,我虽然是女人,也忍不住想多瞧几眼。”

  林仙儿吃吃笑道:“小妹妹,你还不是女人,你只不过是个小孩子。”

  孙小红道:“你现在尽管多笑笑吧,因为你马上就要笑不出了。”

  林仙儿道:“哦?”

  孙小红道:“他绝不会答应你的。”

  林仙儿道:“哦?”

  孙小红道:“因为你能做得到的事,我也能做得到。”

  林仙儿又笑了,道:“你能做得到什么?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明明什么事都不懂,却偏偏要装出很懂的样子。”

  她吃吃地笑着道:“有些事虽然只要是女人就能做,但做得好不好,分别就很大了……这道理你也懂么?”

  孙小红的脸也已有些发红,咬着嘴唇道:“我至少也能带他去找阿飞。”

  林仙儿道;“你找得到?”

  孙小红道:“当然,而且我也知道要怎样才能救阿飞。”

  林仙儿道:“哦?”

  孙小红道:“要救他,只有一种法子。”

  林仙儿道:“什么法子?”

  孙小红道:“杀了你!要救他,只有杀了你!这世上若已没有你这个人,他就绝不会再有苦恼!”

  李寻欢突又干了杯酒,大笑道:“说得好!”

  林仙儿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也和阿飞一样,你难道不知道大多数女人说的话都靠不住么?你难道真相信她能带你去找阿飞?”

  李寻欢笑了笑,道:“世上有说谎的男人,也有诚实的女人。”

  孙小红笑道:“对了,你莫将天下的女人都看得和你自己一样。”

  林仙儿道:“好,那么我问你,阿飞现在在什么地方?”

  孙小红道:“已跟我爷爷在一起,我爷爷已将他从上官金虹那里带出来了。”

  林仙儿又笑了,瞟着李寻欢,道:“这种话你也相信么?天下又有谁能从上官金虹手上将人救出来?”

  李寻欢微笑道:“也许只有一个人,就是她的爷爷孙老先生。”

  林仙儿的笑容看来已又变得有些生硬,道:“好,既然如此,我倒也想去瞧瞧。”

  孙小红道:“用不着!他不想见你。”

  她冷冷接着道:“现在你活着好像已是多余的。”

  林仙儿道:“你想我死?”

  孙小红道:“你早就该死了。”

  林仙儿笑道:“可是你想过没有,要谁来杀我呢?”

  孙小红道:“你以为没有人能下得了手?”

  林仙儿眼波流动,道:“这世上的男人,也许只有一个能忍心下得了手,可是他也不会出手的。”

  她用眼角瞟着李寻欢,接着道:“因为他知道他若杀了我,阿飞还是一样会恨他。”

  孙小红道:“你莫忘了,我不是男人,我不怕阿飞恨我。”

  林仙儿忽然大笑了起来,道:“小妹妹,难道这就算是挑战么?难道你想跟我决斗?”

  孙小红板着脸,道:“一点也不错。”

  她不让林仙儿说话,又道:“地方可以由你选,时间却得由我。”

  林仙儿道:“你说什么时候?”

  孙小红道:“就是现在。”

  看来决斗并不是男人的专利,女人有时也会决斗的。

  但女人决斗的法子是不是也和男人一样呢?

  孙小红道:“我已挑了时间,现在你就挑个地方吧。”

  林仙儿眼珠子转动着,道:“地方也不必挑了,看来这里就不错,只不过……”

  孙小红道:“只不过怎样?”

  林仙儿道:“我们用哪种法子呢?”

  孙小红道:“决斗就是决斗,难道还有很多种法子?”

  林仙儿悠然道:“当然有,有的叫文斗,有的叫武斗,有的斗兵器,有的斗轻功,也有的斗毒药,何况,我们到底是女人,无论做什么事至少都应该比男人斯文些才是。”

  孙小红道:“你说用哪种法子?”

  林仙儿眨着眼,道:“法子也由我来选么?”

  李寻欢忽然道:“可能用毒药。”

  孙小红甜甜地对他一笑,道:“用毒药也没关系,我七叔也是使毒的大行家,绝不在五毒童子之下,只不过他使毒是为了要救人,并不是为了要杀人。”

  林仙儿道:“若能用毒药救人,他使毒的本事就必定已出神入化,因为用毒药救人,的确比用毒药杀人困难得多。”

  她叹了口气,道:“看来我倒真不能用毒药来跟你决斗了。”

  孙小红淡淡道:“随便你用什么法子。”

  她看来是这么有把握,李寻欢也不再说什么。孙老先生嫡传的武功,他也早就想见识见识了。

  林仙儿又瞟了李寻欢一眼,道:“在小李探花这样的绝顶高手面前,我们若是拳打脚踢地打了起来,岂非是在班门弄斧,要人家瞧着笑话。”

  孙小红道:“那么,你说用什么法子?”

  林仙儿道:“我们既然是女人,就应该用女人的法子。”

  孙小红道:“女人难道还有什么特别的法子?”

  林仙儿道:“当然有。”

  孙小红道:“你说。”

  林仙儿道:“男人自以为处处都比女人强,但有件事却只有女人才能做,本事再大的男人也无能为力。”

  孙小红道:“哦?”

  林仙儿道:“譬如说,生孩子……”

  孙小红笑声道:“生孩子?”

  林仙儿笑道:“不错,生孩子才是女人们最大的本事,最大的光荣。不能生孩子的女人,谁都瞧不起的,你说是么?”

  孙小红的脸又红了,吃吃道:“你难道……难道……”

  林仙儿道:“我们本来可以比一比谁的孩子生得多,生得快。”

  孙小红叫了起来,道:“你疯了,这种事怎么能比?”

  林仙儿悠然道:“谁说不能,难道你生不出孩子?”

  孙小红涨红了脸,既不能承认,又不能否认。

  林仙儿道:“你若嫌这种法子太慢,太费事,我们也可以换一种。”

  孙小红松了口气,道:“当然要换一种。”

  林仙儿道:“还有些事只要是男人就敢做,但无论多厉害的女人,你若要她做这些事,她也没这个胆子。”

  她笑了笑,接着道:“你既然不愿意比女人都能做的事,我们就比一比女人都不敢做的事如何?”

  孙小红迟疑着,道:“你先说来听听。”

  林仙儿道:“譬如说,脱衣服……我们就在这里把衣服全脱下来,看谁脱得快,我若输了情愿把脑袋送给你。”

  这里本是个夜市,到这里来喝酒的人,虽然都不愿多管别人的闲事,但若有女人当场脱衣服,打破头也要抢着来瞧瞧的。

  孙小红咬着嘴唇,红着脸道:“难怪聪明的男人都不愿找女人赌钱,原来就因为你们这种女人,无论赌什么都要想出法子来赖皮。”

  林仙儿笑道:“跟男人赖皮,本来就是女人的特权,不懂得利用这种特权的女人,不是丑八怪,就是个呆子。”

  孙小红大声道:“我不是男人。”

  林仙儿道:“我也没有赖皮,u2018随便你用什么法子u2019,这句话难道不是你自己说的?”

  孙小红怒道:“可是我又怎知道你会想得出这种不要脸的法子?”

  林仙儿悠然道:“这也只能怪你自己,你要杀我,为何不干干脆脆地动手,谁叫你还要多嘴的?”

  她笑了笑,接着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也不能怪你,不多嘴的女人,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过哩。”

  看来“决斗”的确是男人的专利。

  因为决斗时只能用手,绝不能用嘴――无论谁若话说得太多了,勇气和斗志都会渐渐消失的。

  无论在什么地方,你看到两个人打架时若先噜哩噜嗦吵了起来,那场架就一定打不起来了。

  而女人却偏偏大多是“君子”,都很懂得“动口不动手”这道理。

  ――秋风肃杀,夕阳西下,两个女人一言不发地站在秋风落叶中,等着那立判生死的一刹那――这种场面又有谁瞧见过?

  不但没有人瞧见过,简直连听都未听说过。

  “女人就是女人。”

  男女虽平等,但世上却偏偏有些事是女人不能做,也做不出的。

  女人若一定想做这些事,不是“自不量力”就是“自讨无趣”。

  “女人就是女人”。

  这道理是谁也驳不倒的。

  林仙儿笑得更甜,更得意了。

  看着林仙儿的笑脸,李寻欢忽然想起了蓝蝎子。

  蓝蝎子虽也是个声名狼藉的女人,但却有种非凡的烈性。

  他忽然觉得蓝蝎子死得很可惜。

  孙小红涨红的脸已渐渐发青。

  林仙儿笑道:“现在决斗的时间、地点、方法已全都决定,斗不斗就全看你了。”

  孙小红摇了摇头。

  林仙儿道:“既然不斗,我可要走了。”

  孙小红道:“你走吧。”

  她忽然叹了口气,淡淡道:“这也只怪你运气不好。”

  林仙儿抿嘴笑道:“是你运气不好,还是我运气不好?”

  孙小红道:“你。”

  林仙儿忍不住问道:“我运气哪点不好?”

  孙小红道:“我嘴上说得虽凶,但若真的动起手来,还不至于真要你的命,最多也只不过要你受点伤,叫你以后害不了人而已。”

  林仙儿笑道:“如此说来,我的运气岂非好极了?”

  孙小红道:“我若已伤了你,别人再要来杀你,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动手的,是么?”

  她笑了笑,淡淡接着道:“但现在,若有人要来杀你,我就不管了。”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林仙儿的身子已打了个转。

  对某些事林仙儿的反应绝不比李寻欢和阿飞慢。

  她目光随着身子的转动四面搜索,向最黑暗的地方搜索。

  她并没有瞧见什么。

  孙小红已拉起李寻欢的手,道:“我们走吧,我不喜欢看杀人。”

  林仙儿忍不住道:“你是说有人要来杀我?”

  孙小红眨着眼,道:“我说过么?”

  林仙儿道:“人在哪里,你瞧见了?”

  孙小红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她无论是承认,还是否认,都不会令林仙儿害怕的。

  但林仙儿却显然有点害怕了,嗫嚅着道:“我怎么瞧不见。”

  孙小红淡淡笑道:“你当然瞧不见,你若瞧见时,也许就太迟了。”

  林仙儿道:“我若看不到,你怎么能看到?”

  孙小红道:“因为他们要杀的并不是我。”

  她又笑了笑,接着道:“我现在才知道,若要杀你,最好莫要被你看到,因为若是先被你看到,也许就杀不成了。”

  林仙儿道:“他……他们是谁?”

  孙小红道:“我怎么知道谁要杀你?你自己本该知道的。”

  林仙儿目光还是四下搜索着,目中已有了惊惧之色。

  她一向很少害怕。

  因为她总有把握能令那些要杀她的人下不了手。

  她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对方根本不让她看到,她就算有一万种法子,也用不出来。

  孙小红道:“难道连你自己都想不出是谁要杀你?是不是你自己也知道要杀你的人太多了?”

  林仙儿情不自禁擦了擦汗。

  她无论做什么事,姿态都一向很优美,很动人。

  她这擦汗的动作看来竟有些笨拙。

  无论多聪明的人,心里若有些畏惧,也会变笨的。

  所以你若想击倒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自己心里先觉得恐惧,那么用不着你出手,他自己就先已将自己击倒。

  李寻欢瞧着孙小红,心里忍不住在微笑。

  他忽然发觉孙小红已不再是孩子,无论从哪方面看,她都已是个完全成熟的女人。

  只有成熟的女人,才了解成熟的女人。

  林仙儿和孙小红的这一次决斗虽未真的交手,却无异己交手,而且已交手了两次。

  只不过她们斗的不是力,而是心。

  第一次林仙儿胜了。

  因为她很了解女人心里的弱点,而且懂得如何利用它。

  第二次,胜的却是孙小红。

  她用的也是同样的法子。

  她知道女人对什么事都要怀疑。

  因为怀疑,才有畏惧。

  孙小红若是男人,也许早已杀了林仙儿。

  林仙儿若是男人,无论孙小红说什么,她也早就走了。

  就因为她们都是女人,所以才会造成这种奇特的局面。

  ――若要男人和女人去做同一样事,无论做什么,过程既不会相同,结果更不会一样。

  “决斗”也是如此。

  女人的决斗当然不会有男人那么沉重、紧张、激烈,但也许却更微妙,更复杂,更有趣。

  因为那其中的变化必定多些。

  她们的变化,并不像武功招式的变化那样,人人都能看见,也远比武功招式的变化更复杂,更快。

  只可惜她们的变化是眼睛看不见的。

  若有人能看到女人心里复杂微妙的变化,一定就会觉得女人的决斗比世上所有男人的决斗都更精彩,更别致。

  女人就是女人,永远和男人不同。

  谁若想反驳这道理,谁就是呆子。

  这道理既明白,又简单。

  奇怪的是,世上却偏偏有些人想不到。

  孙小红拉着李寻欢在前面走。

  林仙儿居然在后面跟着。

  孙小红道:“我们走我们的,你走你的,你为什么要跟来?”

  林仙儿道:“我……我也想去看看阿飞。”

  孙小红道:“你还要看他干什么?难道你害他害得还不够惨?”

  林仙儿道:“我只想……”

  孙小红道:“我们不会让他再看见你的,你去了也是白去。”

  林仙儿道:“我只想远远看他一眼,他要不要看我都没关系。”

  孙小红冷冷道:“腿长在你自己身上,你一定跟着来,我们也没法子,只不过……你既然跟着来了,就莫要后悔。”

  林仙儿道:“我做事从不后悔。”

  孙小红忽然笑了,道:“你看,我早就算准她会跟着来的,果然没有算错。”

  这句话是向李寻欢说的。

  李寻欢微笑道:“你本来就要她跟来?”

  孙小红道:“当然要。”

  李寻欢道:“为什么?”

  孙小红道:“我刚才既然已没法子再对她下手,就只好等下一次机会,她若不跟着我们来,我哪有机会?”

  李寻欢悠然道:“其实你根本不必等,刚才也可以下手,无论她说什么,你都可以不听。”

  孙小红道:“你们男子汉讲的是u2018话出如风,一诺千金u2019,难道我们女人就可以说了话当放屁么?”

  李寻欢笑了,道:“但你怎知她会跟着来?”

  孙小红道:“因为她想要我们保护她,她跟u2018小李探花u2019在一起时,无论谁想杀她,也没这个胆子下手的。”

  她嫣然笑道:“说得好听些,这就叫做狐假虎威,说得难听些,这就叫做狗仗人势。”

  李寻欢失笑道:“这两种说法好像都不大好听。”

  孙小红道:“你若是做了这些事,无论别人话说得多难听,也只好听听了。”

  这些话林仙儿当然全都听得见。

  孙小红本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但林仙儿却装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也没有开口。

  她这人就仿佛突然变得又聋又哑。

  能装聋作哑,的确是种很了不起的本事。

历代演员

  1、高妙思:1976年香港TVB《小李飞刀之多情剑客》

  2、欧阳佩珊:1976年香港TVB《小李飞刀之魔剑侠情》

  3、仇政:1980年台湾台视《英雄本无泪》(非该剧剧照)

  4、惠英红:1981年邵氏电影《魔剑侠情》

5、周雅芳:1982年台湾华视《小李飞刀》(非该剧剧照)

  6、张玲:1984年台湾电影《小李飞刀》(非该剧剧照)

  7、张剑:1990年内地电视《多情剑客》

  8、黄小燕:1995年香港TVB《小李飞刀》

  9、贾静雯:1999年台湾华视《小李飞刀》

  10、张瑞拉:2007年合拍电视《小李飞刀》

以上迅闻网整理的孙小红(文学形象)个人资料信息、 孙小红(文学形象)图片、孙小红(文学形象)简介、孙小红(文学形象)简历、孙小红(文学形象)作品均来源于网络整理和网友投稿,有更多关于孙小红(文学形象)个人资料简介(简历及图片)的网页内容欢迎联系迅闻网,任何不当信息也可以联系编辑删改。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迅闻网 » 孙小红(文学形象)个人资料简介(简历及图片)
分享到: 更多 (0)

发表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红(文学_用户头像

    情剑》中的人物,天机老人的孙女,孙小红(文学形象)个人资料简介(简历及图片)一(另四虎为:何顺安、朱剑秋、林荣兴、李武尚)。 1955年,屠景无情剑》中的人物。   是个还未满二十岁

    红(文学 注册会员 2021-11-26 29009楼 1450个人点赞 回复
    • 的女孩在我_用户头像

      征,还有,林诗音是个女人,是个值得我们去爱却又会被爱毁灭的女@红(文学她只选择了爱的一方,而把痛苦留给了现实自己。天机老人笑言她身

      的女孩在我 回复 红(文学注册会员 2021-11-26 48348楼 1160个人点赞回复
  2. 用户1483485_用户头像

    (文学形象)是谁?孙愁,人就早已孙小红(文现代]一九二九年生。福建人。擅指画、篆刻、版画。浙江美术学院

    用户1483485 注册会员 2021-11-26 72522楼 966个人点赞回复
  3. 叹!传_用户头像

    ,久违的笑容,而不是咳嗽,回到了李寻欢的脸上,他笑得越来越多,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四川省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赵师秀 – 简介 赵师秀(?~1219) 南宋诗人。字紫芝,号。

    学形象) 注册会员 2021-11-26 38678楼 725个人点赞回复
  4. 游客19038_用户头像

    游客19038:但是由于他的父亲在参军,他和他的家人只能津,原天津体工大队青年队篮球运动员,因在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中扮演反面人物杨!

    游客19038 未注册会员 2021-11-26 96697楼 290个人点赞回复

迅闻网 让更多人看到你

登录/注册欢迎投稿

编辑文章不易 本站无任何广告收入 觉得有用就打赏一下站长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