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法律

最高院:危险驾驶罪适用中的若干问题

危险驾驶罪+危险犯_构成危险驾驶罪_危险驾驶罪司法解释

危险驾驶罪是审判实践中常见多发的犯罪类型之一。刑法修正案(八)首次将追逐竞驶、醉酒驾驶这两种危险驾驶行为纳入刑法惩治范围。在此基础上,刑法修正案(九)又增加了两类极易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危险驾驶行为,即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行为,以及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危及公共安全的行为(合称“两超一危行为”),进一步严密了刑事法网,有助于推动营造良好的社会风气,根治严重影响道路交通安全的顽疾。

刑法修正案(九)施行后,危险驾驶罪司法适用中遇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一是前述四类危险驾驶行为的具体认定问题;

二是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相关罪名的合理界分问题;

三是危险驾驶罪的刑罚裁量和规范量刑问题。前文四个案例从不同角度围绕上述问题作了深入探讨,对审判实务处理类似案件具有参考价值。

1危险驾驶行为认定的相关问题

在前述四个案例中,被告人庞国钦危险驾驶案涉及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司法认定,被告人臧俊危险驾驶案涉及从事校车业务,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的司法认定。

(一)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认定

危险驾驶罪司法解释_构成危险驾驶罪_危险驾驶罪+危险犯

追逐竞驶,即通常所谓的飙车行为,是指在道路上以在较短的时间内通过某条道路为目标或者以同行的其他车辆为追逐对象,以明显超出规定时速竞时竞速行驶的行为,如在道路上进行汽车驾驶计时赛,或者若干车辆在同时行进中互相追赶,等等。在最高人民法院第32号指导案例(即张某某、金某危险驾驶案)中,该案的裁判要点之一即为:“机动车驾被人员出于竞技,追求刺激、斗气或者其他动机,在道路上曲折穿行、快速追赶行驶的”,属于追逐竞驶。追逐竞驶就其本质而言是一种高度危险行为,行为人在公共道路上飙车极易引发交通事故,甚至造成车毁人亡的实害后果。因此,在认定追逐竞驶时,行为人基于何种目的或者动机并不重要,只要其追逐竞驶行为客观上足以导致高度危险(抽象危险),即使未造成人员伤亡或者财产损失,也可以评价为刑法意义上的追逐竞驶。

依据刑法的规定,行为人追逐竞驶只有同时满足情节恶劣构成要件才具有追究刑事责任的必要性,实践中争议比较大的是如何准确理解与适度把握情节恶劣的内涵与外延。据悉,最高人民法院正会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在“两高一部”《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醉驾意见》)基础上制定“两高一部”《关于办理危险驾驶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危险驾驶意见(草案)》)。该《危险驾驶意见(草案)》对情节恶劣的情形作了列举,有几个问题值得探讨;

(1)情节恶劣的追逐竞驶行为是否必须以超出规定时速行较为前提?实务中对该问题存在不同认识。立法部门认为,追逐竞驶“既包括超过限定时速的追逐竞驶,也包括未超过限定时速的追逐竞驶”。《危险驾驶意见(草案)》认为,通常情况下,追逐竞驶一般以超过规定时速的50%作为认定情节严重的依据,但对于无证驾驶的,追逐竞驶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尚不构成其他犯罪的,或者使用伪造,变造的机动车牌证的,故意遮挡、污损、不按规定安装或者未悬挂机动车号牌的,或者醉酒后追逐竞驶的,吸食毒品后追逐竞驶的,驾驶载有乘客的营运机动车追逐竞驶的等严重情节的,只要超过规定时速即可,不必超过规定时速的50%,以免限缩打击范围。

笔者认为,追逐竞驶就其本意而言,无论追逐还是竞驶,均包含竞时竞速驾驶机动车高速行驶,虽然追逐竞驶内涵中并不具有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内在规定性,但行为人在规定时速内行驶通常情况下应当被评价为安全驾驶行为,即使存在追逐竞驶的情形,其社会危害性也相对较小。如相向而行的两辆机动车,行为人在相互攀比或者斗气等心理作祟下飙车,若均未明显超出规定时速,或者没有造成实害后果,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等的相关规定给予治安处罚即可,无刑事处罚的必要性。

合理界定追逐竞驶的情节恶劣情形,首先应当合理评判行为人追逐竞驶时的时速,行为人驾驶机动车以超过规定时速的50%行驶的,一般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其次,对于造成交通事故,且负责事故主要责任或者全部责任的,或者交通肇事后逃逸的,鉴于已经造成实际危险,则在认定情节严重时可不必有超速行驶的要求,换言之,行为人追逐竞驶造成实际后果的,即使未超过规定时速危险驾驶罪司法解释,亦可以追究刑事责任;再次,具有前述《危险驾驶意见(草案)》所列举的具有无证驾驶等严重情形,在认定是否属于情节严重时既不宜一刀切要求超过规定时速的50%(否则难以体现对无证驾驶机动车并追逐竞驶的严惩精神),也不宜对行驶速度不作任何限定,或者简单要求超过规定时速即可,否则有扩大打击面之虞(此种情形下,行为人追逐竞驶行为并未造成实害后果)。鉴于此,笔者认为,行为人追逐竞驶、且无证驾驶的,或者追逐竞驶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尚不构成其他犯罪的等严重情节的,可以考虑以超过规定时速20%作为认定情节恶劣的标准。行为人在规定时速内追逐竞驶,或者追逐竞驶未超过规定时速20%的,除非造成实害后果,一般给予行政处罚即可,防止不当扩大追究刑事责任的范围。

(2)在认定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时,除考虑时速外,还有哪些应当综合考虑的事项?在前述张某某、金某危险驾驶案中,最高法院的立场是:“追逐竞驶虽未造成人员伤亡或财产损失,但综合考虑超过限速、闯红灯、强行超车、抗拒交通执法等严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为,足以威胁他人生命、财产安全的”,亦属于危险驾驶罪中情节恶劣的情形。

笔者认为,在把握情节恶劣时,除首先考虑时速外,还应当结合追逐竞驶所在的道路、时段,人员流量,行为人当时的精神状况,所驾驶车辆情况,是否有组织的追逐竞驶,是否聚众或者多次追逐竞驶,追逐竞驶造成的危害程度以及危害后果等因素予以综合评价,—般说来,在高速公路、城市快速路或者人员流动大的公路,上下班高峰时段追逐竞驶的,认定属于情节恶劣的概率升高,反之则宜从严把握;行为人饮酒后,或者吸食、注射毒品后追逐竞驶,驾驶营运车辆追逐竞驶,或者组织追逐竞驶,聚众追逐竞驶、多次追逐竞驶的,在认定情节恶劣时可从宽把握。

在庞国钦危险驾驶案中,对于情节恶劣的认定,作者提出要综合考虑追逐竞驶的时间、地点、速度、危害后果、主观恶性以及追逐次数等因素,并将其作为区分犯罪与违法的依据,具有较强参考价值。就本案处理而言,被告人庞国钦为追求刺激,在北京市二环路主路违法驾驶未悬挂机动车号牌的二轮摩托车,在行驶中又以超过该路段规定时速50%以上的速度随意追逐、超越其他正常行驶的车辆,频繁、突然并线,并近距离穿插于其他车辆之间,期间该车最高时速达237km/h,其行为引发了其他车辆驾驶员的恐慌。虽然本案发生在凌晨三时许,二环路上车辆相对较少,但庞国钦违法驾驶未悬挂机动车号牌的二轮摩托车上二环路,且速度超过该路段规定时速50%以上,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将其认定追逐竞驶中的情节恶劣情形,并予以刑事处罚,是妥当的。

危险驾驶罪+危险犯_构成危险驾驶罪_危险驾驶罪司法解释

(二)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认定

行为人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攸关多名乘车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实践中,一些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的人员为了追求利润,无视额定乘员数量或者规定时速,任意超员,超速,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即是群死群伤的严重后果。在具体理解与适用时,需要讨论以下几个问题:

(1)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的认定。依据《危险驾驶意见(草案)》的规定,“驾驶大型载客汽车,载客超过额定乘员50%或者超过额定乘员15人的”“驾驶中型载客汽车,载客超过额定,乘员80%或者超过额定乘员10人的”,或者“驾驶小型,微型载客汽车,载客超过额定乘员100%或者超过额定乘员7人的”,属于严重超载行为。根据《机动车类型术语和定义》,大型载客汽车,是指车长大于等于6000mm或者乘坐人数大于等于20人的载客汽车:中型载客汽车,是指车长小于6000mm且乘坐人数为(10-19)人的载客汽车;小型载客汽车,是指车长小于6000mm且乘坐人数小于等于9人的载客汽车,但不包括微型载客汽车;微型载客汽车,是指车长小于等于3500mm且发动机气缸总排量小于等于1000mL的载客汽车。

在臧俊危险驾驶案中,被告人臧俊从事校车业务,所驾驶的中巴车核载9人,属小型载客汽车,但被告人却一次性接载幼儿园学生15人及随车教师1人,包括驾驶员共计载员17人,超过额定乘员的88.89%,是否符合严重超过额定成员载客的规定?本案裁判时尚无明确规定,对该问题的认定属于自由裁量范畴。江苏省仪征市人民法院综合被告人所驾车型,超载人数以及造成的危害后果等情节,依法认定本案属于严重超过额定成员载客是适当的。在本案分析部分,作者主张:“在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公路客运车辆载客超过额定乘员20%’的基础上再增加10%作为严重超载分界线,即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超过额定乘员30%的,可认定为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构成危险驾驶犯罪。”笔者认为此种思路值得商榷。若仅仅按照超员比例确定严重超员的标准,会导致车辆额定载客人数越多,入罪门槛越高。例如,额定成员51人的大型客车,其超过额定成员30%,需要超载16人才符合严重超员标准;额定成员7人的小型客车,只需超载3人,即符合严重超员标准,而不同类型的汽车核载人数不同,超员人数对车辆安全行驶的影响亦不相同。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统计,2014年以来全国发生校车及旅客运输车辆的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中,大型载客汽车超员占50.8%,中型载客汽车超员占25%,小型,微型载客汽车超员占24.2%,足见大型载客汽车超员社会危害性更大,而“一刀切”规定相同的超员比例作为认定严重超过额定成员载客的标准,宽纵了本应该严惩的大型客车严重超员问题,亦未体现出事故发生的规律性特点,这也是依照作者主张,在实践操作中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此而言,笔者赞同区分载客汽车的类型,并根据汽车类型规定不同的超员比例,据此增强事故预防的针对性。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0659946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