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闻网
让更多人看到你

战友眼中的张扣扣

似乎还从来没有一个案件比张扣扣案更像一部电影。大幕拉开是少年为母复仇血染除夕,三人喋血。而后媒体带着观众回忆20多年前张母被杀的情节,然后是故事顺时针的发展抓捕、审判与执行死刑。男主角在公众的惶恐与争议中离开,留下无尽的争议。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2019年7月17日上午,张扣扣被依法执行死刑。曾经震惊一时的张扣扣杀人灭门案最终尘埃落定,而有关他的曲折人生仍然被网友热议。

据一起参军的战友王鹏回忆,入伍后,一次张扣扣被问及参军原因,当即回答,“锻炼好自己为我妈报仇”。这番言论很快传到了上级,组织还特意安排人对他进行思想教育工作。包括父亲、姐姐、朋友、战友等至少五人在受访时提到,曾听张扣扣说过“报仇”之类的话。

张扣扣的生活经历:

张扣扣,男,汉族,1983年1月6日出生,初中文化,未婚。初中和姐姐在附近一个中学读书,从家里骑自行车十多分钟就到。姐姐称,当时家里困难,自己和弟弟每天上学都不吃早餐,直到中午放学回家才吃午饭。张红称,要不是母亲去世,弟弟初中毕业还可以上高中,或者去技校,现在也能找个好的工作。“当时弟弟的成绩还行,考试还能打80多分。”

据张父称,张扣扣初中毕业以后,在家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出去打工。一年之后,乡里通知儿子去当兵。张红称,弟弟从小就喜欢军人,听到此消息后就很高兴地入伍了。据张父提供的相关证件复印件显示,2001年12月1日,张扣扣被批准入伍。2003年12月29日,张扣扣复员。而网上所谓称他当的是特种兵的言论,也是假的!他其实是当了两年炮兵。

张父称,儿子复原回家之后,在家待了一段时间便去广州打工“当保安。”张父称,儿子非常孝顺,在广州打工时,每个月都给他寄500块钱,“他当时的工资才一千多块,几年给我寄了一万六千五百多元。但他就是不怎么回家,每年过年都没回。”

2007年,张父用自己当木工赚下来的钱修了新房。“当时还没有手机,儿子打了村里一户人的座机,我就给他说修房子的事,儿子说他给领导请示一下,后来领导就让他回来了。”回来十五天之后,张扣扣又去了广州。张父称,后来听说儿子跟领导不和,辞了工作,一直在广州深圳一带找活,最近两年在杭州绍兴一带。

张红称,2004年自己出嫁,出嫁时自家房子还是泥墙土瓦,破败不堪。2007年,父亲翻修房子,自己也没回来过,也没怎么跟弟弟交流。直到近几年有了手机,姐弟俩才经常打电话互相问候。“弟弟在外没少吃苦,有次他跟我说,他脚上的一双鞋是在地摊上买的,花了四十多块钱。”张红说,“打工这么多年来,他过年回家只有五六次。”

张父称,2017年8月,儿子从阿根廷回国。“当时正是收稻谷的时候,儿子说回来帮忙收稻谷。”张红称,弟弟曾去阿根廷打了三个月工,她清楚记得,去年8月16日弟弟回来这天,发了一条朋友圈,“我回来啦!”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22年前一口痰引发的血案

那天,张扣扣的母亲要去小河沟里洗脚,在路上看到王家的二儿子从外地上学回来便吐了他一口吐沫。

等洗脚回来,再次看到王家二儿子时便又吐了一口,这一口正巧地吐到了他的脸上。

第一次被吐的时候,王家二儿子没有说什么,等第二次被吐到脸上时,他便克制不住了自己,顺手就是一巴掌,两人打了起来。

于是,一个看不顺眼的路过升级为了两个家庭的混战。

张母那钢条敲破了王家老三的脑袋,老三便捡起了木棍砸在了张母的头上。

两家互有受伤,彼此推诿,等最后将张母送去医院时已经为时已晚。

后来,王家老三被判了7年。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只有13岁的张扣扣眼前,他看着母亲在他怀中口吐鲜血咽气,又看着他母亲被众目睽睽之下被解剖,于是仇恨自此被埋下。

张母生前是怎样的?

村民们说,张母不是个省油的灯,平时爱骂人讹人。张扣扣的发小记得,有次张母跟邻居打过架,就带着铺盖卷住到人家大门口,甚至大便到人家院里,弄的那户人都没法出门。

2018年这个春节,张家和王家都为除夕夜准备了一只鸡,但由于张扣扣展开他的杀人“复仇”计划,谁也没能等到吃年夜饭的那一刻。

张丽波决定回家过年,七年来尚属首次,此前,她与丈夫一直在石家庄卖面皮。面皮是汉中的烫金名片,当地人外出谋生,做食物生意,以面皮为首选。

归期定在了腊月十八,她打包好行李,牵着女儿,在石家庄火车站,融入了春运大军。

火车一路南下,途径河南、湖北,在腊月十九的夜晚,拐入了这座陕南小城。近一天的车旅颠簸让忙碌了一年的张丽波有些困乏,她拖着行李和疲惫的身躯,回到婆家,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早晨十点,她慢悠悠地醒来,不疾不徐地洗漱、吃饭,之后才晃悠着回了隔壁村的老家——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案发后,途径路人会不自觉地往大门方向瞥一眼,扭过头,讨论讨论案情,众说纷纭。

弟弟张扣扣先她几月回家,此时,正与老父张福如一起,候着姐姐的归来。他们已经七年没见,七年间,张扣扣辗转各地务工,张福如一直留守家中,三人偶尔的联系,仅限于几句简单的电话问候:

“爸爸好不好?”

“好”

“弟弟好不好?”

“好”

“注意身体”

张丽波因而特别期待此次春节,阖家团聚,过个好年,来年去家离乡也算留了些念想。

杀人前几天

他还和小侄女耍“金箍棒”

年前的日子平淡而又温馨,白日无事,张扣扣弄个脸盆,往里丢几块碳,就围着火盆烤火看电视。到了饭点,他起身去厨房,做几个菜,盛几碗饭,招呼一家人用餐。

张扣扣与未见几面的小侄女尤其亲,小侄女拿着家里的拖把“耍金箍棒”,张扣扣就在一旁配合着她玩儿。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案发后,大门紧闭的张家

小侄女想要的东西,无论多贵,身为舅舅的张扣扣,都会毫不犹豫地回应,“买”。

张扣扣的百依百顺,让小侄女在腊月二十七出发去父亲家前,还撒娇,“就想住在这里”。

与张丽波前后脚返乡的,还有和张家比邻而居的仇人,王家兄弟。

老三王正军回来最早,据说是为了借钱。这几年,他在西安开厂,生意不顺遂,亏损较大,村里的王姓亲戚,稍近的,都被他借过钱,一次五六万,相当于外出打工者一年半的收入。

到后来,王正军一开口,亲戚们都说“没钱”。

老大王校军是年三十回来的。他已成家生子,在周家坪买了房,此次开车回家,据称是要接年迈的父母进城过年。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刺杀三人后,张扣扣取来汽油瓶,砸向了老大王校军的车,车尾随即着火。

年轻人陆续返乡,带着各自的期待。

挣了钱的开车回,没车的,花三五块钱,与五六人挤辆三蹦子从镇上返回。来往车辆在本就不宽的小路上轰鸣而过,破落的土坯房与贴着崭新瓷砖的砖瓦房相继热闹起来,这是王坪村一年中人气最旺的时刻。

这份热闹没能维持到大年三十除夕夜,当天中午,张扣扣手持尖刀先后刺杀了王正军、王校军与王氏兄弟的父亲王自新,直指要害的一刀刀,捅破了王坪村的新年秩序,也斩断了张、王两家各自的新年期许。

“四爸,你不要管,

我报了二十二年的仇”

第一个倒地的是王家老三王正军,他与同族弟兄,刚祭祖归来,在离家几十米的小坡上,被张扣扣“从背后抹了脖子”。

一旁的王家亲戚王景(化名),一时无措,“太突然了”,他以为,不远处那位戴着帽子、口罩的男子“是神经病”。

直到后来张扣扣摘下口罩,王景才认出,“神经病”是与自家一墙之隔的张扣扣。

王正军中刀后,没能坚持几秒,直接倒地。

走在前方的老大王校军,成了第二位受害者。他被刺中腹部,刀拔出后又被张扣扣踹了一脚,滚入旁侧沟渠。

据后来到场的医务人员反馈,王校军肚子受伤严重,“肠子都快出来了。”

解决完王校军,张扣扣折回到倒地的王正军身旁,疯狂补刀。“不断地戳,我看到的,至少十几刀。”王景回忆,“脖子都快断了”。

在劫难逃的还有王家兄弟的父亲王自新。除夕当天,他未与儿子、亲戚一同祭祖,而是选择留在家中。

事发时,他左手拿着一个透明塑料袋,好像正要乘放什么东西,但还未来得及,便被长驱直入的张扣扣捅倒。

“(王自新)他的伤口,主要就是在腹部、胸部、颈部,基本每个都是要害部位。”上述医务人员说,仅凭肉眼,能看见的刀伤,便有九处以上,“都是刺伤,刺进去的,伤口很深。”

王家父子无人躲过张扣扣的刀锋,但在场的王自新妻子杨桂英,得以幸免于难。多名村民回忆,王自新倒地时,张扣扣指着杨桂英,说了一句“与你无关,我今天不杀你。”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张贴在新集镇上的悬赏通告

之后,张扣扣从家里拿出汽油瓶,点燃了老大停在门前的汽车。此时,闻讯赶来的张扣扣四叔张宏儒,一把拉住他说,“大年三十,你搞这么大事儿,让我们怎么过年啊”

张扣扣一把甩开张宏儒,说,“四爸,你不要管,我报了二十二年的仇。”

“张扣扣是个好孩子”

“王家兄弟也不坏”

命案划破了村庄的宁静。

村民们放下手中事,围聚在张王两家门前,交头接耳,分享着最新信息与各自的看法。

他们的共识是,“张扣扣是个好孩子”,“王家兄弟也不坏”。

分歧在于,一部分村民力挺张扣扣,他们深信,是二十二年前的判决不公,导致了今天的命案。按照古代杀人就该偿命的逻辑,张扣扣“有血性”,王家“该”。

另一部分站在了对立面,他们义愤填膺,“无论怎样,都不该杀人。”顺带又评价起张扣扣母亲汪秀萍。

委婉的说法是“她性子急”,心直口快的村民,直接摆摆手,“那就是一个泼岔烂嘴”。

这是当地的说法,形容张扣扣母亲“爱骂人,耍赖皮,像个泼妇一样。”时任村支书王晓明记得,96年张母去世时,村民中流传着一种声音,“哎呀,除了个害啊,不然附近不得安闲。”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告茶余饭后,村民站在自家院坝,打望斜对面张王两户门前不时聚拢的人群

两种对峙声音之外,还有一些村民,选择了沉默,理由各异。

“说了有什么用,说了老大(王校军)能复活吗?”王奇(化名)是王家的近亲,自称是二十二年前、后两场命案的目击者。

他不愿多言,还有一层原因,官方通报称,除夕命案“致2人当场死亡、1人重伤抢救无效死亡”,每每提及于此,王奇便提高音量质问,“哪来的抢救!”

作为在场证人,他亲眼目睹三个大男人倒下,一动不动,没能等到随后的救援。

“我们(救护车)去的时候,三个人都死了,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王奇的说法,得到了某在场医务人员的佐证。

“他们报上去报的都不属实,报上去之后,我说他们政府,全是瞎报。”眼看着“谣言”满天飞,王奇愤怒而不愿多言。

另一些选择回避的村民,是为讨个清静,尤其是面对突如其来涌入村庄的外来人。

记者、律师、网友蜂拥而至

外来人分成了好几波。

来自北京、上海、成都、广州、河南等地的记者,先后进村,围绕两场命案,对比诸多疑点。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聚拢在张王两户门前的人群

起先,村民是欢迎的,“你们要好好声张正义啊”,面对采访,几乎有问必答。过上几天,重复的问题一再抛来,他们有些乏了,“能别问了吗?你们都问我十几遍了,该说的我都跟警察说了,你去问警察。”说完,转身离开。

紧接着,律师们也来了。他们奔头一致——成为张扣扣的代理律师,且免费。有的通过电话,有的直接上门,欲率先取得张家的授权。

“这是来自xx的名律师,曾代理过著名的xx案”,一位律师向张氏父女介绍同行的另一位同行。

无论是张福如还是张丽波,对于律师,都显得陌生。二十二年前,王家请来了两位律师,张家却拿不出请律师的钱。二十二年后,律师主动上门提供帮助,他们依旧茫然,不知所措。

记者、律师之后,还有热心网友登门造访。那是21日下午,张福如、张丽波刚从南郑区看守所回来。

不知什么原因,到家后,张丽波情绪急转直下,哭泣不止,其中一位到访的热心网友,不停追问同行的记者,“去派出所的时候受到什么压力了吗?”“你对他们的(官方)通报认可吗?”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除夕案后,张氏父女折腾数日,显得有些疲惫。

他们所指的通报,是2月20日由汉中市南郑区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的“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2.15’杀人案情况通报”。

里面提及,张扣扣对1996年王正军故意伤害其母致死一事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我们对(怀恨在心、伺机报复)这个是不认可的,所有的事情都有因有果嘛。”那位网友说。

不被认可的还有早先一份通报里对张扣扣身份的描述——2003年复员回家,无正当职业。

“无正当职业”几个字无疑刺激了网友神经,他们在论坛、发帖发帖质问,“从事农业耕种、外出打工的农民父老相亲姐妹们,何以成了无正当职业者?”

进而将张扣扣案的“真相”定义为“国家职工(王校军)与无正当职业者的生死对决”。

在王坪村,真相是什么,暂时已不重要,人人心中都有了一个关于两场命案的故事版本。“这个年不清净啊”,看着两家门前不时聚拢的人群,一位站在田埂上的村民如是说。

“顶包”一说在当地流传

村民相信王家是“当官的”

两家的仇恨,要追溯回1996年。这一天是8月27日,时间洪流中一个不起眼的日子,却为二十二年后两个家庭的支离破碎埋下了伏笔。

当天,母亲汪秀萍带着儿子张扣扣、女儿张丽波去村落附近的西干渠洗脚。途中,与王家老二王富军发生口角。

据当年的判决书记载,汪秀萍路过王家门前时,因过往与王家有矛盾,便朝王家老二王富军脸上吐唾沫,遂引起争吵。

但张丽波坚称,王富军骂人在先,母亲回击在后。很快,王自新、王正军循声赶来,加入争吵。张丽波说,三个大男人围着母亲,一人按腿,一人扯发,母亲的脖子也被掐乌,发出“呃呃”的呜咽声。

站在一旁的张丽波姐弟吓坏了,张扣扣赶紧往家跑,一见到在院里喂小猪的张福如,来不及组织语言,脱口而出,“后面把我妈打死了”。

张福如显然不信,他斥责张扣扣,“放屁,又没仇,又没打架,怎么把你妈打死了?”

说着,他跟在张扣扣后面,出了门。“我就出去了,就看到他们了,还在打,我就吆喝了,你们像什么话,三个大男人打一个。”

张福如一边喊着“别打了”,一边将妻子往外拉,想将她搀扶回家。刚转身不久,耳边传来王自新对两个儿子的训话,“打死我抵命”。

“哐”的一声,木棒从后方袭来,汪秀萍应声倒下。张氏父女至今记得当时的场景,汪秀萍不省人事、口鼻淌血,“有这么大一滩”,张福如双手合拢,用拇指、食指比了个圆。

后来的判决书显示,王正军从路边捡一木棍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下,致汪当场倒地,并于当晚十时许死亡。

汪秀萍死了,留下一堆疑问,像极了二十二年后除夕案后的众说纷纭。

最为人关注的莫过于顶包一说。

张福如张丽波父女坚称,他们亲眼所见,老三王正军拾起木棍,之后,老二王富军从老三手里接过木棍,砸向了汪秀萍。

但之后的判决,凶手变成了当时未成年的老三王正军。“他未满十八岁,用他顶罪,判得轻。”张氏父女一直坚持自己的看法。

“顶包”说法在村里流传开来,一些当时并不在场的村民,也对此深信不疑,他们怀着朴素的逻辑,“人家有权有势就好办事,当农民,你没钱,就不好办事。”

一位40多岁的女村民与张王两家都不熟,事发时也不在现场,却从未怀疑过顶包说法的真实性,她用手侧盖住嘴,压低声音,“虽说有了人命案子,人(张)家是一闹再闹,(但)当官的在任,咋说真话呢?”

她道听途说来的“当官的”,是指传闻中当年身为乡长的老大王校军。

事实上,时间倒退二十二年,25岁的王校军刚从学校毕业不久,多位村民证实,事发时,王校军并不在场,“老大刚参加工作,在山里做文书,写材料,根本不知道这个事。”王奇说。

至于所传的“贪官”老二王富军,至今仍是地方林业局的一名普通职员。

但这些缺乏戏剧张力的事实,村民并不买单,他们心中早有一方天平,倾向于他们所认为的恃强凌弱。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案件发生后,王母杨桂英被亲戚接走离村,破败的土坯房无人居住,只剩一只铁链拴住的田园犬,对着过往路人狂吠。

9000多元赔偿款

在90年代农村是天文数字

那件事后,王正军一次性赔偿给张家一千五百元,此前,判决书记载,王自新已支付汪秀萍丧葬费八千一百三十九元三角。

九十年代,村民谋生的主要途径是种地,种地所得,仅能满足一家几口的口粮,余粮甚少,更谈不上以粮换钱。八千多人民币对于当时的王坪村村民来讲,不是一个小数目,东家借西家凑才能集齐。

村民心知肚明,但并不买账,他们承认近一万的赔偿是天文数字,但隐隐觉得赔偿被动了手脚,“一条人命只值这些钱?”

事发后,17岁的在校生王正军离开了学校,“被拷走”了。十天不到,他被依法逮捕,羁押于南郑县看守所。并于当年12月,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未成年王正军在监狱里成了年,后又传言他仅服刑三年便出狱,依据依然是王家的“权势操作”。

“特么纯粹是胡说八道!”王奇显然不满,“老三判了七年,坐了四年,(剩下)三年是监外执行。”

没有更多证据能佐证王奇之言,部分村民宁愿相信杀人者张扣扣“不杀妇孺”的道德品质,也不愿相信当年的司法。

出狱后,王正军很少回家,他在西安开厂,欠下一屁股债,生活并不如意。至于婚姻,“说是在西安结了婚,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他的妻子、孩子。在西安干啥,我们都不知道。”

老二王富军过得也不好。早年,在当地林业局当工人,效益不好,去广州打了几年工,又因打工,“把媳妇儿打没了”。

除夕命案,他能躲过一劫,王家亲戚的说法是,因为相亲,在大河坎的家里收拾房间,而不是值班没放假。

至于老大,被杀时,任南郑区红寺湖管委会主任。此前,辗转于各类公职,鲜少归家。

正准备为他介绍姑娘

却等来了他杀人的消息

命运陡然转向的还有目睹母亲死状的张扣扣。

初中毕业,因家庭经济拮据,他放弃继续求学,跟随亲戚赴新疆伊犁打工。2001年,应征入伍,成了一名迫击炮炮手。退伍后,他辗转各地打工,当过保安,卖过凉皮。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张扣扣的退伍证明

他与父亲、姐姐沟通甚少,有什么心事,自己藏着消化。张丽波明显感受到,母亲去世后,弟弟“被吓着了,很害怕。”他变得沉默。

2004年,张丽波结婚,张扣扣没有回家出席。“这话咋说呢,他知道,但不回来。他当时的意思是,我结婚的时候,是土坯房,他就感觉,脸上没光彩,自己家穷。”

张丽波指着天花板说,“比如这个房子结婚的话,我弟弟肯定回来。”

“这个房子”是2007年推倒土坯房重盖的新房,是为张扣扣准备的婚房,经过2013年的加盖,共两层,都贴着白瓷砖,不说气派,但在村里,也算有面子。

盖新房总共花了十几万,张扣扣第一次出了一万六千五,那是他退伍后,外出打工四年,寄给家里的所有积蓄。第二次,他给父亲寄了两万。

眼看着新房落成,张扣扣开心,张福如也开心,“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人说媳妇儿。”

仍然没有。

彩礼之外,农村人相亲讲究母亲说媒,“(扣扣)妈妈死了,没有人操这个心。”张福如说着,眼眶红润。

今年春节,张丽波曾与婆婆商议,为弟弟介绍个好姑娘。婆婆应下了,说改天好好物色。然而,没有等来弟弟的相亲,却等来了弟弟杀人的消息。

杀人之前,他嘱咐父亲:

记得煮鸡

大年三十,常年在外的王家兄弟难得聚首,似乎是二十二年来的一次机会,张扣扣蠢蠢欲动。

但张福如并未察觉出儿子身上的异样。

晨起,九点多,张福如拿出一碗头天的剩饭,在厨房加热。张扣扣烧了热水,正洗脏掉的棉袄,父子二人没有过多交流。

匆匆吃完早餐,张福如背着香烛,准备去山里为逝者上坟。

离家前,张扣扣叮嘱他,“爸爸,上去了以后,早点回来,回来煮鸡。”三十的晚上,吃团年饭是传统,“烫鸡”是传统的一项。临走时,张扣扣还不忘提醒父亲,“千万不能搁菜,那个鸡肥,油留着,可以下面。”

同一个早晨,隔壁的王自新家,也在为上坟做准备。他们家祖坟较近,便比张福如晚两小时出发。

中午十二时二十分许,张福如还在山里未归,王家兄弟上坟返回,守候在马路旁的张扣扣,突然窜出,先后刺杀了王正军、王校军、王自新。

二十二年前的仇恨,再次将几个人捆绑在一起。“要不是这个事儿,我永远忘记他(张扣扣)叫张小波了。”张丽波落灰的回忆,被新的命案擦拭,本以为两家恩怨已成过往,现如今迈不过这个坎儿了。

村民的记忆也被唤醒,或主动或被动地去回忆那些“早就没人提”的细节。那把捅向王家兄弟的尖刀,同时也捅碎了王坪村热闹的新年。

大年初三,从婆家赶回的张丽波,去派出所找弟弟,“我弟弟人呢?”一进派出所,张丽波见人就问。

“前面那辆车上”,张丽波顺着旁人所指方向跑去,隔着窗玻璃,看到了警车里弟弟模糊的身影。她还想再靠近一点,司机推门而出,呵斥道,“往后退!”她只能后退作罢。

隐约中,弟弟侧身看了一眼,但弟弟脸上的表情,她一无所知。

21日下午,张丽波去看守所为弟弟送衣物。衣服上有金属,不能带,只送进了一双鞋和一条裤子。她向警察打听弟弟近况,得知“情绪还行”,松了一口气。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21日下午,张丽波赴南郑县看守所,给在押的弟弟张扣扣递送衣物

这天上午,幸免于难的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回了趟家。他转了转,没与旁人说话,兀自取走了挂在墙上的那只鸡。

那只鸡,本也是除夕夜的团年菜,但与张扣扣家一样,王家,谁也没能等到团年的那一刻。

次日,大年初七,村里的年轻人陆续离家,经过张王两家门前,不自觉回头瞥一眼,他们的故事刻在了村民的新年里,又随着新一轮去家离乡恢复宁静。

“如果不是除夕(命案),早就没人提(96年)那件事了。”望着拥堵在小路上的离乡车辆,一位村民从裤兜里掏出烟,点燃,叼在嘴里,烟雾缭绕中,目光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应采访者要求,王景、王奇为化名)

张扣扣案情梳理

1996年8月27日,因邻里纠纷,王自新三子王正军(时年17岁)故意伤害致张扣扣之母汪秀萍死亡。

1996年12月5日,王正军被原南郑县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此后,两家未发生新的冲突,但张扣扣对其母亲被伤害致死心怀怨恨,加之工作、生活长期不如意,心理逐渐失衡。

2018年春节前,张扣扣发现王正军回家过年,产生报复杀人之念,遂准备了单刃刀、汽油燃烧瓶、玩具手枪、帽子、口罩等作案工具,并暗中观察王正军及其家人的行踪。

2018年2月15日12时许,张扣扣趁王正军及其兄王校军等家人上山祭祖的时机,经过一番伪装后,带着早已备好的单刃刀等物品,一路尾随王正军兄弟二人至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原三门村村委会门口。待二人返回时,张扣扣将二人杀害

王家两兄弟被害后,张扣扣又来到王自新家行凶。在被多刀捅刺后,王自新也倒在了张扣扣的脚下。接着,张扣扣回到家中,取来菜刀和汽油燃烧瓶,将王校军的小轿车车窗玻璃砍碎,并用汽油燃烧瓶将车点燃。

2018年2月17日7时许,张扣扣到公安机关投案。

2019年1月8日,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并当庭宣判,判决张扣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扣扣当庭表示上诉。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最新消息!战友眼中的张扣扣介绍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回顾

图为被告人在一审庭审现场。陕西法院供图

2019年4月11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上诉人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法院当庭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9年7月17日,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整合自央视新闻、陕西高院微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迅闻网 » 战友眼中的张扣扣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迅闻网-让更多人看到你

登录/注册返回首页